人民币的新常态及近期拐点(二)—财富集中

在国际贸易中,如何才说是一国赚了另一国的钱呢?在汇率不变的情况下,货币相抵之后,如果一国依然拥有另一国的货币,则说明一国赚了另一国的钱。这些多出的钱,就相当于一国对另一国的负债,即货币发行国得对自己的货币信用负责。

以中国和美国为例,中国人在美国赚的钱自然是美元,美国人在中国赚的钱自然是人民币。曾经在《CRB商品指数与文华商品指数里的过剩危机》一文中,阐述过公式:商品的价格=利润(老板)+工资(员工)。我们说在中美贸易中,一个产业链中的主要利润流向了美国,这并没有错,可这主要指的是高科技产业,而不是所有的产业。薄利多销下的利润完全可以超过厚利少销下的利润。

于是在不平衡的贸易过程中,就会导致利润向一国集中,在不把这些利润花出来的情况下,就会导致另一国商品过剩。一国积累的利润越多,另一国商品过剩的状况就会越严重。而利润沉积下的商品过剩,是由于需求不足导致的,而不是商品供应过多。

这种情况下的商品过剩危机,自然就容易导致两国间的摩擦。这种需求不足导致的商品过剩危机,是没有办法通过提高本国需求解决的,因为需求的力量在国外,本国拿什么去提呢?实际上,在美国财富太过集中,有很多富人确实赚了全世界不少钱,可是更多美国人的钱却被世界给赚走了。这种失衡越严重,就越容易导致美国国内的需求不足。

那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办法呢?一种办法是开动印钞机贬值货币,给穷人发钱,撸美国富人及全世界拥有美元资产人的羊毛,即劫富济贫。显然,这样的行为会让富人很不高兴,故只能适可而止,且要讲究名正言顺或天时地利人和,比如金融危机或当下的疫情危机。通常情况下,美国选择的是延迟死亡的方式,即向国内和国外的富人借钱花。然这是一个慢性死亡的方式,只可能推迟,且会把危机推向一个更高的水平,因为利润集中沉积的问题依然在发展。这些是美国有较大主动权的方式,且是相对温和的方式。

而相对不友好的方式,就是贸易战、货币战之类的。无论是何种方式,都是为了把对方的钱花掉。比如中美贸易战,就是逼着中国花钱。而逼着对方的货币升值也是一种利润平衡方式。比如上面我们是假定在汇率不变的前提下讨论,迫使人民币升值就会使得以人民币方式沉积的美国利润变得更多,并会贬值以美元方式沉积的中国利润。

但这种形式的撸羊毛,并不会导致美国国内的需求健康增长。赚取了更多利润的美国富人,花钱的规模和速度,并不会更多地被释放,却反过来会在更进一步的扩张中,导致利润的更大规模集中与沉积,商品的更大规模过剩。

只要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格局不改变,并且越发不平衡,那利润虽然短暂地会因为人民币升值被美国撸走,但转一圈之后,又会通过其他的美国人流回中国,且流回更多。有人可能会说,人民币升值不利于出口,即不利于我们赚美国人的钱,可是撸了羊毛的美国人也有钱了啊。

且原来美国就是因为把需求封在国内,解决不了问题,才逼着其他国家打开市场的啊,而如今的中美贸易规模更是在人民币曾经大幅升值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曾经关起门解决不了的问题,又岂能通过关门的方式得到解决呢?故而解决问题的根源是在美国国内,就是美国的富人得真正花钱,大规模花钱才行。

于利润沉积而言(外汇储备),我们总不能成了美国的大地主。作为富人,我们自然当控制借钱(美国国债)的比例,借出去的钱,不仅仅要看到绝对规模,更要看重相对规模。有钱人岂能因为借钱影响了自己的发展,更不能因为借钱伤了自己的根基。唯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减少这必然会来的损失。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的结局是美国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世界毁约,并在“国内战争”中重新分配一次财富,即以一种类似“苏联解体”的方式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真是这样,就有些讽刺了,真是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未完待续)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