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B商品指数与文华商品指数里的过剩危机

今天去超市转了转,卖肉的摊位空无一人,肉倒是有不少,基本上摆满了案板。瞅瞅了价格,好点的40元一斤,一般的32.9元一斤。这段时间以来,很多人短期的收入多少都受到了些影响,这对那些房贷、车贷等各贷一族的影响可能就要更大些。如此国家说基本上保证了猪肉的平稳供应,这可能并不完全是供给有多么给力,而只是需求被更多地抑制了。

同样是供需,我们看看这段时间商品期货的表现,CRB商品指数本来就要比文华商品指数低迷不少,如今更是狠狠地跌破了历史底线。这一特点在图谱上是一目了然的,且在整体走势上,CRB商品指数与文华商品指数的节奏是类似的,只是强弱不一样罢了。而导致大宗商品这么多年萎靡不振的因素是需求不足吗?是供应太猛吗?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有点类似于一开始提到的猪肉问题。自上一轮经济危机以来,全球都处于一个经济复苏的阶段,但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复苏过来。

那些复杂的经济学理论分析就不说了,大家只要感知一下周围的氛围,就很容易明白。墙里墙外,都是如此,墙外的情况相对要更糟糕些,这都是“眼见即可得,耳听即为实”的生活体会。债务危机在不同的层面一轮一轮地上演着,而我国自上一轮房价刺激以来,有多少的家庭被房子透支了消费能力?信用消费泛滥的时代,更是把这种提前透支消费,推向了更为广泛的领域,并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未来透支得越远越大,对眼前的经济影响也往往会越久越远。如果一切的透支对当下及未来都没什么影响,那还叫透支和提前透支吗?

也就是说,商品供应似乎看着有些旺盛,实则是需求被抑制得太狠。或者可以更进一步说,这并不是需求被抑制了,而是需求本来就严重不足。而要如何才能打破目前这种僵局呢?此前,我们说了,财富并没有从这个地球上减少,而只是分配得越发不均匀了。富者的消费能力到达一定的水平之后,剩余的绝大部分财富就会沉寂起来;而穷人的消费到达一定的层次之后,也不会再有提升的空间了,特别是还提前透支了很多的消费能力。如果没有这种巨额提前透支,这个世界的经济根本就不会存在此前或如今某些疯狂的繁荣。.

也许这么说,你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不妨我们换一个方式:商品的价格=利润(老板)+成本+工资(员工)。就全社会而言,由于成本是交换的,于是商品的价格=利润(老板)+工资(员工)。在富人大部分财富不拿出来消费的情况下,则商品永远是过剩的,财富越集中,过剩得越严重。而提前透支这一招,则把过剩的周期向后推移了,但却会面临着更大的过剩危机。因为透支是有成本的,会导致未来财富的更进一步集中。

而要打破这种过剩危机,通常只有两种方式(非阶级革命):富人把钱花掉+毁约。富人花钱好理解,毁约则意味着借钱的人帮有钱人把钱花了。可是无论哪一种情况,目前看起来都是很痛苦的:前者意味着你要逼着对方花大量不需要花的钱,后者则完全是在抢钱了。这样你就不难明白,美国为何要逼着我们去花钱了,而美国不正是这样一个透支得厉害的国家么?美国国内的需求根本就上不去,财富太集中了,而国家整体欠的钱又实在太多了。如此,它要么逼着本国的富人花钱,要么逼着国外的富人花钱,要么自己毁约。

站在这个层面,CRB商品指数与文华商品指数的大牛到如今的大熊,只不过是上述矛盾在不同规模及层面上的自然呈现而已。还好的是,就我们而言,国家才是最富有的人(国有经济为主体),它是有意愿把这个钱花出来的。只是,我们的经济结构还有待于更进一步完善和平衡,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如何平衡上述矛盾的内外关系,才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毕竟社会主义国家目前实在太少了,不是中国14亿人口下的巨量经济支撑,世界的天枰早就颠簸不已了。

也许可以做出这样的预测:上述矛盾的唯一改变方式,是全球化背景下,社会主义阵营的大面积扩大。如此,如果我们不赶紧崛起,真的很危险,世界更危险。而一旦我们足够强大,不仅我们安全,世界也会更加和谐。星星之火,尚可燎原,何况旭日东方。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