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的真理|知识和逻辑的误谬

悟者,觉悟或接近觉悟之前的很长时间里,所谓悟性给人们带来的,往往只会是误谬。这种悟性之谬,不仅限于个人,也会以群体的形式,以文明或文化的方式,广为流传,代代相传。看上去,就像是人性之根一般。比如相同和不变是绝对存在的;精神和肉体、人和其它生灵是不一样的;所见即是非;手段和目的是同一回事;事物之有益是它本身有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一个人懂了一件事情,其最大的限制在于以为真懂,懂得了事情的全部。故而懂的同时,也是不懂的开始,如此循环,永无止境。懂,从来都是暂时且相对的,不懂则是常态和永恒。唯有如此,面对高手时,才容易发觉自己的不懂;面对意料之外,才容易寻求新的理解。禁锢在懂和真懂境界的人们,不会有这样的自觉性,往往只会质疑和否定,甚至谩骂和攻击。

也就是说,在懂王境界生活的人们,不会存在严肃的真理斗争,故而真理永远都不会越辩越明。自古真言:大辩若讷。为何如此?当真理与事实发生矛盾的时候,智者自然地接受了事实,悟者却还在真理中争辩。悟者问高僧:如果强者在公开、合法的情况下都可以做到杀掠,那么在不公开、不合法的条件下,弱势还剩下多大空间?高僧:无弱,强焉在?一个“强”字,弱已经在其中了。强弱已然如此现实地存在着,有多大?现实这么大,无需疑惑,天道自为。

如果人人都认为自己是独特的,所处的时代是独特的,那就会有这个时代的独特性认知,独特终成误谬。自古:今人说古人,今人成古人;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这大概就是大多数人表达自己高明的方式,也同样是限自己于愚蠢的方式。今人与古人,谁人与背后,不仅会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也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演绎。

在一个绝对或永恒的逻辑中,其逻辑恰恰来源于非逻辑,而非逻辑又会构成对绝对或永恒的天然挑战,且绝对或永恒不败。逻辑下的逻辑,不需要逻辑,那是本来如此,有如飞流直下、苹果落地、东升西落、生老病死……故而逻辑中看不到逻辑,看不到逻辑的逻辑,恰恰构成了人们的认知障碍。尽管人们本身就是这么毫无逻辑地存在着,却反过来逻辑地无法接受非逻辑。

…… ……

人们离真理越近,离真理就越远,知识越多,真知就越少;探究越深,认识就越浅……人们似乎天然喜欢与真理对立,知识经验自古的久远、被接受的程度、信念的深度,以及对生存的影响力,往往才是真理的标准,而与事实的吻合程度无关。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