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衡过度交易与犹豫不决之间的矛盾?

交易中的人们,往往容易陷入这样的极端里,要么一动都不敢动,或举步维艰,要么一发不可收拾,或似多动症。犹豫不决的问题在于不决,不决之下,就不存在交易行为,也就不会产生输赢。而人们自然不怕赢,怕的是输,即怕输的心理主导了自己。过度交易的问题在于无度,有度之下,就不存在过度,大凡人们并不知道度在哪里。

一拳打在石头上,反作用力自然就产生了;手掌撑开,肌肉自然就紧张起来了;手拉风箱,空气自然就进来了;打开河堤,水自然就流出来了……为何?因为它们是无心的,是本来如此,一切的反应都是即时的。只要是人心参与的行为,不决就总是会发生,就如只要是人做的事情,错误就不可避免一般,是很自然的事情。故而解决的办法,在于如何无心,如何本来如此。

难者常这样开导一些患得患失的学生:克服犹豫不决的关键,在于以即时的方式对信号作出反应。训练中,就需要时间控制因子,信号与行为之间的时间限制到足够小的时候,思维就很难发挥作用了,也就有了本能反应之形。随着训练的逐步深入,也就慢慢地会建立起本能反应的机制,也就无心了,本来如此了,反应即时了。

核心要义是:训练+时间控制。训练就要有训练的样子,训练之所以是训练,在于代价完全可控。可是有几个人做到了对训练代价的控制呢?明明自己创造了各种有利于“犹豫不决”心理产生的条件,又想反过来控制“犹豫不决”的产生,不是很矛盾么?故而难论的办法是:压根就不使自己处于这样的情境之中,不入死地,故不死。训练+时间控制,就是这一思想的表达。

吃饭喝水,为何你不容易过度?穿衣睡觉,为何你不容易过度?吸气呼气,为何你不容易过度?……因为你清楚地知道度是什么,并且过度之后,身体会有明确且不舒服的即时感知。而交易之度,于很多人而言,压根就无法清楚而即时地感知到这个度的存在及其所带来的后果刺激。故而也就不存在对其的即时控制了,大凡不过是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

所以核心要义是,先找出一个确定的度,一个好与坏的分水岭,并把这个度装进自己的身体里。怎么装?一开始需要外界的提示,在那一刻提醒你该停下来了。对有些人而言,这种提醒必须是强制的,直到习惯的形成。一个与好坏感知建立强烈连接,且可以被明显感知到的度,是一个行为不过度的自然机制。

然如果一个人对世界和自己的认知到了这个层次,就不会再有这些疑惑了。也就是说,上面虽然这么说了,可是真正能实践其中的,还是只会是少数人。为何?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能赚钱。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