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选的当下不如将一种操作进行到底

美国大选很快就会如期到来,可是却很难如期结束,它看上去,比以往都要凌乱和不确定。这个疫情危机再次狼烟四起,且势不可挡的冬天,赋予了当下的大选行情操作,更多的危机含义:有危,自有机。如何把握?把宝押一边,一压到底。将一种操作坚持到底,比纠结怎么才能押对要重要得多。

为何这样说?如果你能猜对这一次,又为何猜不对以往呢?这一次其实跟以往并不会有太多的不同。同样是猜,这次的操作又跟以往有什么不同?如果以往处理不好,这次又如何能处理好呢?于大多数人而言,所谓的猜,也就猜一个大概,可是却用了一种很精确的方式在验证这个大概的猜测,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涨,跟什么时候涨,什么位置涨,以何种方式涨,以怎样的方式结束……是完全不同难度等级的猜测水准。当然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想说的是,对绝大多数的操作者来说,所谓的猜对,于操作有百害而无一益,不如留在茶余饭后,以做聊资。

那到底该怎么猜呢?不猜而猜。

比如交易体系,每个人的交易体系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声音的存在,并不以市场是否有危机为前提。简单来说,它自会在危机的当下,做出体系自己的选择。于一个操作者而言,只要知道一个大概的时间窗口,把自己留自市场里,盯着市场的行为,做一株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即可。既然是体系的,也就是一贯的,将猜让步于体系,看似不猜而已。

当然,也可以猜一个方向,这个难度并不大,只是一旦猜了,就要坚定,所有的操作都要围绕这个方向来做文章。何谓所有的操作?每一个操作,无论什么时刻、什么位置,都是这个方向。如此,就可以保障如果真的是这个方向,能大概率命中它,甚至多次命中它。这是我们面对繁多无法确定真伪的选择时,不是最聪明,却往往行之有效的办法。可是大凡人们对高明的操作总有不可救药的追求,就算自己身上明明怎么看,也看不出高明的天赋。

比如难者,就是这样一个天赋不高的存在,于是就习惯用这样笨的办法,通常是上述两种策略结合使用。先想想,如果没有这次的疫情,没有这次的选举,行情本身处在一个操作体系的何种状态?现在有了这些因素,行情的上限和下限又在哪里?有了这样的底线思维,大概的方向,也就出来了。没有限制的方向,无所谓方向,那是四面八方;没有方向的限制,也无所谓限制,那是处处受限。

当然,上述两种方式,能保障你一定能操作到危机行情吗?自然不能,但却往往是最不伤,且最有底线的操作,预而不期,糊而不浆。长此以往,也就自有神来之笔,而人生又需要多少神来之笔,又能有多少神来之笔呢?所谓的神,从来只有神奇时刻,从不曾有神奇一生,只是那一刻的神奇,成就了一生的神奇罢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