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坐火箭的能力到底有多强?

美元指数、道琼斯指数,甚至世界金融于陨落之势,还在蠢蠢欲动,黄金已经率先用火箭般的实际行动,在云霄之上,表达了它避险之王的地位。实际上,就如我们在《黄金在避险酝酿期》、《黄金预言启示录》、《黄金指数喷薄欲出的新高操作》、《黄金强势突破的可维持性?》、《日元瑞郎多头行情的坚定贯彻者》等博文中描述的那般,避险资产在险相丛生的世界里,被广泛拥抱。

只是黄金在避险界的地位,确实是大部分人高攀不起的存在。对于喜欢抢反弹的朋友,这波黄金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呢?显然,单纯地说抢反弹,并没有太多的可操作性,毕竟何处无涨跌呢?这里只在大的循环下,阐述一下黄金爬山期的疯狂性,可持续地疯狂性。

回顾黄金的历史走势,在月线这一大的走势周期上,黄金表达成了标准的单边爬升+水平盘整的走势。且从近期的走势来看,黄金自2009年正式突破创新高以来,到如今刚好到了第十个年头,黄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突破之旅。

那我们如何去看待或界定黄金月线周期盘整与单边之间的切换关系呢?

为了便于统一讨论基础,我们不妨以boll来进行定义。把黄金月线走势上boll指标的参数调成(55,55,2),至于为何要如此,那就不过多解释了,你只需要明白,这样刚好能够对黄金的历史走势进行盘整+单边的明确划分即可。我们会发现,黄金从2003年离开月线boll中轨突破上轨,到2013年回归boll中轨,刚好十个年头。

而在这个黄金月线boll带走势下,黄金的行情盘整的地方都在boll上下轨的约束之内,一旦突破上轨,就绝不会随便回到boll之内,其都意味着一段波澜壮阔的涨势。这个波澜壮阔的涨势,有时候其浪急而高,有时候其浪高而久远,正好对应着横有多长,竖有多高的尺度刻画。

而在浪的终点,无不会有一个鱼跃龙门式的疯狂冲刺,最终力竭而衰,快速回到boll之内。但这个回归之旅,也从来不会是V反,而是会反弹出一个次高点的衰竭之相之后,才会迅速回到boll之内的盘整行情节奏中。

结合我们在前述博文中对全球性避险情绪的分析,如果上述规律依旧有效,那黄金这个突破,以快速地方式站上1923.7的历史最高点,并不是什么夸张的事情,只不过历史的再现而已。此前有朋友看完本博关于黄金的阐述时,跟我交流道:我也知道是月线第三买点啊,可只是颠簸中小赚而已。

自始至终,我们当明白,知道与相信,相信与坚信,坚信与自信,自信与了然,并不是一回事。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这种所谓的知道,不过是事后诸葛亮般的知道罢了。把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建立在这样虚无的心理认同上,通常有百害而无一利,不过自欺欺人罢了。操作是当下的,事前知,无操作;事后知,操作已无;唯有当下知,才是真知。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于局中而能超然于局外,才是体现一个操作者真功夫的地方。那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答案就是指引,我们的操作需要指引。就如指南针一般,无论路局多么错综复杂,只要有方向的指引,那就不会迷失。

人们的操作,就是缺乏这样大方向的持续指引,辗转几次,就在凭感觉经验办事的过程中,在怀疑指南针有问题的过程中,把指南者丢到一边去了。这样,岂能不败呢?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