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论中的形态学是动力学的表达形式吗?

甲乙者问:在缠论中,形态学是动力学的表现形式吗?如果知道形态学和动力学的基本概念,就不会这样问,甚至不会再问。缠论的那一盘面描述法则,在一般大众眼里也许高大上,但在纯数学及物理学意义上,缠论的那一套盘面描述法则是极为普通的,也只是一些简单的理论应用。简单来说,很难有什么像样的数学或物理学期刊会发表缠论那套盘面描述法则。

什么是纯数学及物理学意义?门里门外的区别。这个世界上,数理素养达到高中水平的人本就不太多,而能称得上研究者的人,就更少了。就如电视剧《天道》里说的那般: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需要点缀和填充,而头脑复杂的 人,则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故而不难理解,霍金的科普著作《时间简史》为何曾一度成为高雅的标配,芙蓉姐姐会用《读者》和《意林》诠释渊博……

附庸风雅者,心理诉求与行为之间常常貌合神离,自己却往往还全然不知。《神雕侠侣》节选:

众人取过碗筷酒菜,便要在墓前饮食,忽然山后一阵风吹来,传来一阵兵刃相交和呼喝叱骂之声,显是有人在动手打斗。周伯通抢先便往喧哗处奔去。余人随后跟去。转过两个山坳,只见一块石坪上聚了三四十个僧俗男女,手中都拿着兵刃。

这群人自管吵得热闹,见周伯通、郭靖等人到来,只道是华山的客人,也不理会。一名铁塔般的大汉朗声说道:“大家且莫吵闹,乱打一气也非了局,这‘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决不是叫叫嚷嚷便能得手的。今日各路好汉都已相聚于此,大伙儿何不便凭兵刃拳脚上见个雌雄?只要谁能长胜不败,大家便心悦诚服,公推他为武功天下第一。一个长须道人挥剑说道:“不错。武林中相传有‘华山论剑’的韵事,咱们今日便来论他一论,且看当世英雄,到底是谁居首?”余人轰然叫好,便有数人抢先站出,大叫:“谁敢上来?”

周伯通、黄药师、一灯等人面面相觑,看这群人时,竟无一个识得。

第一次华山论剑,郭靖尚未出世,那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为争一部《九陰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艺高者得,结果中神通王重陽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二十五年后,王重陽逝世,黄药师第二次华山论剑,除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外,又有周伯通、裘千仞、郭靖三人参与。各人修为精湛,各有所长,但真要说到“天下第一”四字,实所难言,单以武功而论,似乎倒以发了疯的欧陽锋最强。想不到事隔数十年,居然又有一群武林好手,相约作第三次华山论剑。这一招使黄药师等尽皆愕然。更奇的是,眼前这数十人并无一个认得。难道当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难道自己这一干人都做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只见人群中跃出六人,分作三对,各展兵刃,动起手来。数招一过,黄药师、周伯通等无不哑然失笑,连一灯大师如此庄严慈祥的人物,也忍不住莞尔。又过片刻,黄药师、周伯通、杨过、黄蓉等或忍俊不禁,或捧腹大笑。原来动手的这六人武功平庸之极,连与武氏兄弟、郭家姊妹相比,也是远远不及,瞧来不过是江湖上的一批妄人,不知从那里听到“华山论剑”四字,居然也来附庸风雅。

那六人听得周伯通等人嬉笑,登时罢斗,各自跃开,厉声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老爷们在此比武论剑,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你们在这里嘻嘻哈哈的干甚么?快快给我滚下山去,方饶了你们的性命。”

杨过哈哈一笑,纵声长啸,四下里山谷鸣响,霎时之间,便似长风动地,云气聚合。那一干人初时惨然变色,跟着身战手震,呛啷啷之声不绝,一柄柄兵刃都抛在地下。杨过喝道:“都给我请罢!”那数十人呆了半晌,突然一声发喊,纷纷拼命的奔下山去,跌跌撞撞,连兵刃也不敢执拾,顷刻间走得干干净净,不见踪影。

瑛姑、郭芙等都笑弯了腰,说不出话来。黄药师叹道:“欺世盗名的妄人,所在多有,但想不到在这华山之巅,居然也见此辈。”

金庸先生妙笔啊,拜服!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