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交易为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甲乙者问:以交易为生是什么体验?如果将生定义为生存,交易就只是一种谋生手段。在生存意义上,它就跟大部分工作的体验,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有多少人会将交易定位于生存的标准呢?如果将生定义为存在的意义,交易就是一种信仰,它的体验也同于其它信仰。而有谁跟自己的工作共存亡呢?如果将生定义为生活,交易就只是一种乐趣,其体验跟其它乐趣也并不会有什么不同。可是有几人能将交易定义为乐趣呢?

故而以交易为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一种以非交易为生类似的体验。大凡深究这个问题的朋友,不可避免地会陷入“离得太近”的迷障之中,总认为交易很特别。交易中绝大多数的问题,基本上都源出于此。故而难者常言:一个人不做交易的时候很正常,一旦做了交易,就似乎愚钝了。这种愚钝常表现为,或高于常人的高明,或低于常人的无明。于交易之外说交易,于生活中论交易,让交易归于平常,我们才能看到交易之为交易本来的样子。

交易本质上是一种竞技,它跟非竞技类工作不同的地方是:付出不一定有收获,甚至会极大地反噬已有的成果。日常生活中,绝大多数的工作是交换性质的,虽然离等价交换还有较大的距离,但总归还是有来有回。而交易又跟其它竞技项目稍有不同:介入的门楷很低。

比如篮球、足球、拳击……其职业竞技的门楷很高,高到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然无论门楷高低,都不会改变竞技生存的基本规律:强者为王。而强者总是只有少数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古语有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站上竞技巅峰的光彩夺目、掌声如潮,有如五色之目盲,五音之耳聋,常让人神魂颠倒。故常无明于低门槛的幻境,常无明于高门楷的绝望。前者让人忍不住要跃跃欲试,后者让人一步都不敢尝试。

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就如永远只有少数人能考上清华北大,于巅峰者而言,这都只是平常。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颠覆者常站在巅峰者之中,巅峰不再是巅峰。故于他们而言,五色五音不再有其虚幻,门楷不再有其高低。他们只是以本来如此的方式,做着本来如此的事情,无所谓高明,无所谓巅峰。故他们不会问:以非交易为生,是一种怎样的人生体验?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