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交易,其实就是战胜自己或人性吗?

为何交易盈利会如此之难?大凡人们都喜欢这样一种回答:交易其实很简单,难的是人心,即交易最大的对手其实是自己,是人性的弱点,谁能战胜自我的人性,就能在交易中胜出了。而战胜了人性,那还叫人吗?故给了交易中的失败者很好的借口,即我不是输给了他人,就算输了,也是人之为人的天性,只是输给了自己,并不难看。

不妨这样想想:四个人打牌,一定会有输赢,就如华山论剑,也会有输赢一般,这是游戏规则,跟战胜人性与否无关。就算大家都战胜或都未战胜自己的人性,也会如此,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竞争的游戏,之所有称之为竞争,因为胜负并不由自己单方面决定。故十赌九骗,讲究的是骗术的高明,扯什么人性呢?就算要归结到人性这样的因素,那人性在一个具体的竞争环境之下,还能没个优劣之分?人和人并不一样。

交易中失败的人们,往往很难去承认的就是这“人和人之不一样”。通常承认这一点,容易让人不舒服,因为往往意味着自己不如别人。我们假定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就因为你承认了,这样的优劣之别,就会不存在了?就如智商或力气一样,你就算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不会就此改变这种不足的格局,对抗起来,该输还得输。聪明如你,总不会认为自己连一个弱智或三岁小孩也玩不过吧?

交易之成败,由各种因素构成,又岂是一个人性就能概括得了的。人性于交易而言,又什么时候如此绝对地不利了?凡事都有两面性,都讲究个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如此一根筋地认定人性乃交易的天敌,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失败。

交易与一般的竞争性行业不一样的地方,是你通常看不到自己的竞争者对手。这些看不见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一个人或一群人,也可能是一些机构或组织。且他们并不固定,也完全可能不是有组织的。反过来,他们往往也并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的具体存在。即交易中,人们多是在不确定条件下进行成败归因。

对于不确定性的问题,人们在试图解释某人的行为时,通常会归因于行为者、客观刺激物、情境或关系。显然,这三者之中,就交易者本人而言,唯有交易者本人是具体的,是确定的。故而人们感觉好像就是自己在跟自己较劲一般,在这个较劲的过程中,成败自然很容易归结到自己身上来。而在解释自己行为的时候,因为人性是中性的,其不涉及能力、智商、技艺之类。什么是人性,翻译一下,就是天性,有如一个外在之物一般,且众生如此,故不容易触发否定自我的痛苦;同时人性是稳定的或具有相当的不可控性,这也给了人们不去否定自己的理由。

而且正确地归因,通常是人们有效解决问题的基本前提。必须注意的是,是基本前提,这并不是一种必然关系,即就算正确归因了,也并不意味着问题能够解决,有时候只是告诉你无法解决,必败无疑。就如大部分人,再怎么正确地归因,也无法在竞争性地高考中,考上清华北大,交易之成败也是如此,这既是游戏规则,也是天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