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论者说:简单听话照做,每一个字其实都很难

难者:师父的作业安排,也许没有表达清楚,你也可能没有理解,这不重要,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今天的课程就先到这里了,你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完成即可。学生:师父,我还是想问一下这个理解是不是这样的……难者打断了学生,并继续重复前面的话。学生继续问,难者继续打断并重复……学生:师父,能让我说一句话不?难者稍微让步,然后继续打断,再度重复前面的话,且态度极为强烈……

学生显然没有管难者在说什么,当然这样做的学生并不是少数,被难者强行按住之后,有情绪的学生也不是一两个,只是会表达“师父,能让我说一句话不”的学生却并不多。这就是一个分类,是简单听话照做的难度。这不仅仅是学生们自愿做到简单听话照做的难度,也是难者可以让学生们简单听话照做的难度。不理解、不愿意、不接受,还能毫无心理障碍地去执行,是简单听话照做的底色。

凡事得在理解、愿意、接受的情况下,才能做,才去做,是自我太任性。一切都可以被自己理解、愿意、接受,那又能有多难呢?而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于难者而言,跟学生们大量的互动经验表明,无论学生自觉明白或是不明白,结果大凡都是没有明白。怎么办?消灭问题,不需要明白。就如驾校教练指导学员打方向的技巧一样,无论学生是否明白或理解,学生随便打一个方向,就有了讲解、调整及参考的对象,一个学生真实体会,而无需抽象想象的对象。

难者常提醒学生们:大家选择找一个师父,那是认为他比自己高明。可找了一个师父,又时常质疑他的安排,那又何必找他呢?难者亦常这样引导学生们:师父态度这么激烈,万一打脸了,他岂不是很没面子?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也许背后有你看不到的“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一个难论者行事的基本准则,是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而不是理解、愿意和接受。

不理解、不愿意、不接受,错误不一定到来,理解、愿意、接受,错误也在所难免,关键是代价之大小。就这么点事,听了、做了、错了,又能如何?放不下因果、得失,思想和行为就放不开。故而难者时常给学生们这样的信心:毫无心理障碍地去犯错,并毫无心理障碍地改错。这不只是要大家如此,师父自己亦然。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