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证指数新低之后

每当A股行情稍微跌点,市场就总容易情绪泛滥。昔日董卓欺主弄权,社稷难保,众官在王允寿宴上掩面相泣时,曹操反而抚掌大笑言: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还能哭死董卓否?孰高孰低,一目了然。交易也是如此,调侃、愤怒、嘲讽……这些又能改变什么呢?情绪是理智的天然敌人,因不理智而亏钱,不是本来如此,就是本该如此。

股市起起伏伏,人生跌跌荡荡……万事万物概莫能外。股市跌跌不休时,看不到尽头的人们,又怎么期望他们在股市步步高升时,能看到尽头呢?常有人以美股之长牛,相看A股之短牛,只是很难以A股之疯牛,相看美股之慢牛。高潮来得又快又烈,还怎么期待它能又长又久呢?可高潮来得又长又久,又有几个人能扛得住呢?美股股市大部分人其实也是亏钱的。

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跟什么行情、什么市场、什么品种、什么规则、什么政策之类,都没有什么关系。就如人终有一死般,不管你是万人之上还是之首,不管你是住在昆仑还是蓬莱,不管你是修了神功还是秘法……总之,不管你怎么欺骗死神,他都有办法把你接走。规律的统治力就在于此,是以不变应万变。

学生:师父,你不是说一切以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为转移吗?又怎么说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呢?

难者:你还跟老婆说要一起天荒地老呢,你还跟师父说要有一世师徒情缘呢?如果赚一分钱不再是赚钱,打工跑腿不算是交易,那永远就可以不再是永远。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只要定义交易的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不转移,那永远就是永远。

上证指数新低以后,是没有以后,阳光下没有新鲜事。于一个难论者而言,它们都只是观察视角中一个普通的存在。在外汇、期货中,我们常追着行情做涨做跌,又或是逆着行情做涨做跌,这都无碍盈利本身。什么是顺着或逆着行情?事后诸葛亮。在当下,一个难论者只是按照自己的原则在操作。什么原则?无所谓顺势或逆势,只有拐点处简单的方式拉开的盈亏比。

故而一个难论者,没有上证指数新高或新低的因果视角,也没有牛市或熊市的趋势视角,这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我们不落凡尘的依仗。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