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论释疑之:什么是标准(一)?

没有量化或固定的标准,是难论一贯的原则。关于这一点,训练营的学生大抵不难体会。只是有时师父又要求大家按照标准的方式去处理,那什么又是标准的方式?这往往又是让大家很是困惑的地方,因为在大家那里标准往往就是量化或固定的代名词。《笑傲江湖》里岳不群对令狐冲的标准是“一招一式,原封不动”,而风清扬的标准是“行云流水,任意所至”。

这两者看似冲突,可试想没有岳不群的严格标准,又怎么达到风清扬的任意标准?凡事都有此一时彼一时,始终纠缠在非此即彼之间,自会疲于应对。就如在学校学习标准发音的汉字,一开始老师怎么会要求你不标准地说?可日常有几个人会像新闻联播主持人一样说话呢?简单来说,标准自有它的时间、空间、条件及对象,而不能把不同时间、空间、条件及对象里的标准和非标准混为一谈。

比如为了描述止损小,难论强行规定了一个观察视角:在段开始之后,按照段的高低点止损,以止损小为标准介入。段只是观察或表达止损小的手段,混为一谈就是把显微镜和显微镜下观察的对象当成一回事。段及其高低点可以用来观察和表达止损小,同时并不影响其它形式对止损小的观察和表达。

比如以收盘价计算SMA均线,有时会使段在当下摇摆在形成与不形成之间。难者常让学生们训练”不止一根K线成立的止损小段”,并将其规定为止损小段的标准形式。按照标准形式的止损小段去操作,就不会面临段在当下形成与不形成的困惑。当然,我们用开盘价计算SMA均线,也能解决这个问题,而这看似又破坏了以收盘价计算的SMA均线标准。

收盘价和开盘价,只是观察和统计止损小规律的人为视角规定,收盘价有收盘价视角下的规律,开盘价有开盘价视角下的规律,它们并不冲突。就如你依靠视觉能绕开的障碍物,其实蝙蝠依靠听觉也能绕过去。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什么是标准的难论级别及买卖点,什么是标准的难论急速行情V反?什么是“实事求是,简单而为”及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这些问题留待其它博文再阐述。总之,内容和形式并不是一回事,手段和目的也不是一回事,即不一一对应,也不非此即彼。(未完待续)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