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自己,没有自己;放下自己,才有自己

人观察事物,总是某个视角下的观察,看到的也总是某个视角下的景象。故而不能默认事物就是我们看到的样子,至少完全可以有其它的样子。学生:师父,你平时外向吗?难者:外向不明显,内向不突出。学生:我也觉得挺矛盾的。难者:内外是你的划分,也许它本无所谓内外,甚至也无所谓它。

性格,可以有冷热、缓急、明暗、轻重……有太多的视角可以观察它,可性格始终是性格。这样“横看成岭侧成峰”的事情其实很多,只是相信自己“眼见为实,眼见为真”的人们,就会本能地把自己的世界,自己认为或看到的世界,当成世界本来如此的样子。

学生:师父,那什么是本来如此的样子?

难者:某个时候的样子。

常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我们看到过水在瓶子杯子里的样子、山河湖泊里的样子……却不曾见过水本来如此的样子,那是无我的样子。什么是我?想法、理解、认知、意愿、喜好、情绪、情感……违背这些东西,就容易让人不舒服,即有所恶。相信自己的人们,就会不断表达“我”的存在,或以让“我”舒服的方式表达。

故而难者常言,人总要做点自己不愿意、不理解、不接受的事情,才堪强者。什么是强者?按照客观规律办事的人。什么是按照客观规律办事?不以我论是非对错。而这一点,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故而难者才会跟学生说:你始终相信你,相信你的眼睛和理解。学生:主要是理解不了师父的维度,想了还是会不明白。

难者:想了,不明白,不是重点。重点是很快就放过了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表达里。不明白,想想之后,再想想,想想之后,再看看。不明白就问,没有什么天经地义的正确性,不明白,也没有什么天然就该明白。

学生:大家对师父的期待,会想让师父帮忙解释。而放下自己,又太痛苦了。

难者:期待、痛苦,这样的技能谁不会呢?谁又该被抚慰呢?还是那句话,相信自己,放过自己,改谁都不能改自己。


理解一个人,先要看到对方看到了什么,而不是强行用自己看到的去理解对方看到的。这样理解不了,反复理解不了,又有什么奇怪的呢?难道不该痛苦吗?所谓习得性无助,就是这样来的。难者常跟学生强调,不要跟师父相处一段时间,就试图跟师父平等对话或交流。如果是那样,师徒这层关系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闭上眼睛,跟着指引,来到师父的视角,睁开眼睛看看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当有一天你拉平了仰视和俯视的距离,自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