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论者说之(@青竹):问就是不信

两年前初遇师父,师父强调最多的就是简单、听话、照做,不允许提问。“简单、听话、照做”,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实难,它需要极大的克制力和强大的执行力。我发现大多数时候,都只在听自己的话,就差把南墙撞破,才恍然想起师父的教诲。“不允许提问”,这个看似是做到了,却不是因为自己简单听话照做,而是师父就不回复我。

人在什么时候容易听话?伤重了。人在什么时候不容易听话?伤好了。比如我们多数人找到师父,都是奔着赚钱而来,且常常身负亏损重伤,回血乏力。这个时候容易听话,是觉得找到了救世主。而一旦扭亏为盈,很快就会忘了当初有多疼。还真应了那句话,散户的记忆只有七秒。关于这一点,相信大家都深有体会。

难论课程训练的第一步就是止损小,过了这一关,基本上很难再亏钱,只稍行情微微眷顾,就能来到赚钱境。从大亏到不亏,再到赚钱,已是质的飞跃。按说应该“简单、听话、照做”才对,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接下来各种神操作会接踵而至,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于是又回到第一步的训练上,就这样徘徊在第一步,走就是两三年,甚至更久。

师父的指令从来清晰直白:止损小,只此而已。不论你以何种形式操作,都不能违背这个原则。本来只要遵循这三个字就够了,可是偏要生出一些复杂的概念和操作,比如频繁、重仓、扛单……这不是庸人自扰,又是什么呢?

今天收到师弟们给我发的两个问题,谈谈我自己的理解:1. 最近外汇急速V反操作是否成功率特别低? 2.如果在本级别损了,在小级别继续介入,损打大了怎么办?第一个问题:成功率特别低,翻译一下就是连损几次,连损几次如果止损小,就无所谓,反之则不对。第二个问题:损太大了,太大是多大?如果确实大了,要么想办法降低止损,要么放弃这种操作。

其实这两个问题,都没有离开第一步的止损小。利润=盈利-亏损,放大盈利,降低亏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盈亏=仓位*空间*频率,仓位、空间、频率,是我们控制的手段。手段服从于目的,而不是目的服从于手段,即师父常说的手段和目的要统一。

所有操作,就其效果表现而言,都是波动的,这个世界,就其物理属性而言,皆是波动的。赚的时候理所当然是不问,不问则无所谓信,亏的时候只是盈亏同源。很多人会说我并不需要怀疑,赚钱就是证明。不问,又怎敢确定它就是证明?不问就是盲信。亏钱的时候各种理由是问,问亦无所谓信,赚钱的时候才说全凭本事。很多人会说我并不是怀疑,只是想把问题弄清楚。问,还能说简单、听话、照做?问就是不信。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