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中的“一赚二平七亏”,是赚的人太多了,还是亏的人太少了?

学生A给难者发了一张他今年以来的股票账户盈利情况截图,大概有20%的盈利,击败了市场大概91%的人。学生A的情况难者自然知道,故而这些数字说明不了什么。事实上,接受过一段时间难论利润公式训练的学生,大凡都不难从学生A的盈利曲线中看出问题所在。简单来说,在百分位,我们看不到股市盈利的难度,唯有在千分位或万分位,才有机会窥其真身。

现实中有太多的偶然会干扰到数据的解释力:比如有些人今年以来刚好最近几天才操作,而刚好又赚了,那也会是今年以来的盈亏。又或是有人的股票套了两年零十个月,刚好11月初解套了……当然,如此这般的情况还有很多,大家只要发散一下,就不难发现它们。如果周围找一百个炒股的人来统计,这样的偶然自不见得有多罕有,或它们完全会吃掉“一赚二平七亏”中大部分的“一”,而悄悄把真相淹没在不易察觉的千分位或万分位。

简单来说,交易的难度远远比“一赚二平七亏”,看上去的要难。没有深刻理解这一点,才会不怎么准备,就敢上那么快那么急,才会觉得自己理应在少数人的队伍。什么是没有深刻理解?无知者无畏。常言,知行合一,知易行难。通过上面的例子,不难发现“知”的难度,一点都不比“行”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知的难度,往往不是知与不知,而是把一知半解当成了知本身。故而难者常言,轻易说懂了,就很难再懂了,轻易说会了,就再也不会了。

知行之上有知行,不知如何知,自难行其知。这个层面的知行,即一个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或底层逻辑。什么是世界观和方法论或底层逻辑?大道理的代名词。而大道理虽然有“大”之名,可瞧不见它的人又实在太多了。大道理之所以大,不看得远点、久点……又怎么能看到它的大呢?古语有云,渊兮,似万物之宗,天网恢恢,疏而不失。故而看不到大道理的大,有如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

何谓不可语?既不能自悟,也无法被说教。故而尽管一切的道理都在阳光下,依然会限制大部分人通过它们跃级的可能。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