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感觉在交易中要做到大赚小亏是如此困难?

甲乙者:交易的秘诀就是赚大赔小,道理都懂,然而现实是赔多赚少,不仅胜率不够,盈利比也不够。可能有人会说,让利润奔跑一下。那有盈利的就多放一下,这下已有的盈利也倒亏了。这是出了什么问题?考试的秘诀就是对多错少,道理都懂,然现实是错多对少,不仅错的题目多,对的题目分数也不够。也许有人会说,把能拿的分数拿足。那就好好检查一下,这下对的题目又给改错了。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当问题翻译到这一步,甲乙者的愚钝是一览无遗,完全不谙世事,也听不懂人话。当然这并不是他的错,而是市场就会有这样的人,毕竟人多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会有且很多,毕竟这个市场从来就是聪明人赚二愣子的钱,是明白人赚糊涂虫的钱。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明明有那么多好的道理和方法,还是很多人看不见、搞不懂,还是在市场中赚不了钱。什么是大赚小亏?就是赚大钱。什么是对多错少?就是考高分。它们是如此困难,这还需要感觉吗?它们的秘诀或道理谁都懂,还有比这个更狂的么?无知者无畏啊。

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要来到少数人的队伍,总有它的难度。常有学生难以理解难者的指引,也许是一时半会,可能是几次三番……就觉得师父怎么就不能说得再明确点,再简单点。可“一时半会、几次三番”就扛不住了,就不难理解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了。大部分人的天赋比甲乙者也许高不少,可也总还不没到“一时半会、几次三番”就能理解和做到的程度。难者常这样敲打学生们:师父自觉天赋还可以,交易中很多如今看来显而易见、本来如此的道理,也是一路寻寻觅觅、磕磕碰碰,十年一剑,才看到和明白,且还不敢轻言终点。

站在这个意义上,大部分人之所以失败,不是认为事情对自己就不能这么难,就是认为自己就不能做这么难的事情。简单来说,他们极度缺乏直面困难的勇气,却有足够的勇气接受困难的结果。昨天北大校报发文缅怀李克强总理,并在官微贴文中附上了李克强总理这篇题为 《师风散记》的文章。读罢感慨良多,节选一二,以此共勉:什么叫聪明的人,比自己更努力,更认真,更吃苦。

90年代初,我在职攻读北大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当时北大对在职和在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几乎同样要求,尤其是在公共课方面,考试频频,即使是脱产学习,也已不轻松。而我边工作边攻读,又不停地应付考试,以致于疲劳过度,曾大病一场。对此,学校的政策是,可以延期,但不能免除考试,而这些考试恰恰是最需费力准备的。我只好在大病初愈后,再和许多比我小十岁之多的“同窗”们一起去应考。我也由此感受到,先生给学生们的机遇和挑战都是均等的。

当我写完博士论文,自觉尚可后,便请厉以宁先生准予进入答辩程序。厉先生当即开出了一张评审人员的名单。按照规定,只要有十几位具有高级职称的人员参加评审即可。但厉先生开出的这张名单中的人却都是国内经济学界的大家,甚至可以称为权威性人物。厉先生说,这些人所看重的只是论文本身的分量,而不会在意论文的表面或其他与学术无关的东西,这样做对你有益,可使你的论文得到真实的评价,经得起各种检验。就因为这张名单,我把论文又一次修改,将答辩的日期推迟了半年之久。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