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规律及操作的基本特点:模糊地确定,确定地模糊

统计中得来的规律,常常是在统计中才能发挥它的作用,而无法在具体的当下对号入座地表达。就如用平均速度或饭量,处理当下的速度及饭量,往往很难适配。简单来说,计算中得来的东西,并不一定且往往不是客观存在,交易中的胜率、盈亏、频率……大凡如此。这就需要往前多走两步地去运用,而不是在假定和不见中,放任误谬驰骋。

我们也许不知道某一刻是否下雨,就算知道了某一刻会下雨,又可能不知道它会下多少,知道它会下多少,也可能不知道它会下多久,知道了它会下多久多少,又可能不知道它会下在哪里,是否均匀……在具体化的过程中,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问题,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易中的人们,恰恰就是在类似的具体化过程中,把自己逼到了不可能或不太可能的道路上。

比如外汇交易,也许我们不知道哪一次会有多少点,会有怎样的走势,可我们知道某个时间段,总有这样大的行情,总有这样干脆的走势。故而我们只需要设计一种成本可控的操作,去自然遇见这样的行情即可,而无需在每一个当下去确定它。而就算遇见了这样的行情,我们还是无法精确知道它会如何表达,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全然无法确定。

比如于一个大的波动中,确定一个小的波动,是可以主动选择的。这个小的目标,就可以已成为实现更高目标的手段,如果无法实现更高的目标,小目标也可以是目标本身。小目标累积得多了,也可以逐渐来到大目标。前者是以退为进,后者是以时间换空间。一步到位的大操作,如果总容易实现,自免不了有秘籍法的嫌疑,是天下神器,违者败,执者失。

简单来说,我们有时候需要模糊地确定,有时候又需要确定地模糊,是不确定中有确定,确定中有不确定。凡事总是有主有次,有先有后,有轻有重,有急有缓……就如“我担忧、我以为、我觉得”,无论对错好坏,都要有在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中去试试才能确定的自觉,而不是把“担忧、以为、觉得”当成了天经地义的存在或对错标准。

一个高明的操作者总是会有这层平衡,而不是在非此即彼中走了极端,这样不是把自己逼到了秘籍法的死地,就是会把自己放逐在漫无边际的无人区。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