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是勇敢者的游戏,是在不确定中定成败

很多人没有想过券商提供服务的逻辑是什么,就如很多人不曾想过媒体提供节目的逻辑是什么一样。比如交易频率之于券商,就如收视率之于媒体,受众是一个金字塔,话题越低,越底层,共鸣就越多,收视率就越好。收视率是没有权重区分的,歌唱得再好,帕瓦罗蒂也只有一票,文章写得再好,村上春树也只能点一个赞。

大部分媒体或券商都是要盈利的,为什么你会相信商人会坑你,却不相信同样是商人的媒体或券商会坑你呢?最大的坑,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坑里面。贫穷也是一个陷阱,常言穷则生变,其实穷也生病。人一穷,本能就会想省,越穷越省,最后常常是省着省着,把钱省没了,把机会省丢了。

往上数几代,没有谁是天生的富人,所谓富二代、富三代,都可以理解为第一代富人生命的延续,总有一些人更加坚韧、勤奋、自律、冒险,他们在不断思考和寻找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一条不知道对错的路,一条可能代价高昂的路,却始终不曾退却。这是一场勇敢者的游戏,不曾拼过命,就不要多抱怨。

交易中常有人问:什么方法能赚钱,什么品种能赚钱,什么行情能赚钱……他们自始至终都在追求一个确定的东西。这个世界上,能赚钱的东西一定是不确定的,能赚大的东西,一定是极度不确定的。只有不确定性才能帮你把大多数对手拦在门外,而确定性则会给你引来无数对手,直到把利润给你拉平。

故而这个世界上真正能改变命运的,恰恰是那些看上去没什么用、短时间内看不到回报的知识。只有这种长远的、不确定好坏的知识,才能让你甩开绝大多数的对手,才能让你在认知上远超对手。可大部分人的学习,恰恰是什么有用学什么,在极致地确定性中生怕走错一步,而不懂得要在最关键的地方倾力发挥,以最小的代价达到最大的利益。

很多人花了许多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钱,也有很多人把生存的标准定义得太高了。简单来说,他们都太脆弱了,在结果上花太多装饰自己,却不在学习上更多投入来强大自己。既不开源,也不节流,如何拉开盈亏比?褪下脆弱,就不会太计较学习或尝试中的对错,也不会太在意学习或尝试中的利弊,才愿意相信曾经自己不仅很多地方错了,甚至大方向也错了,才能真正放下自我,超越自我。

而褪下脆弱?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