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不先眷顾,仓位就不发力

有些学生刚有惊无险或大落大起地迈过七月,难者就提醒大家:开心过后,就要总结经验,有些是侥幸还生,有些是刚好遇见……学会在小的成功中成长,才能真正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七月的最后一天,难者也约摸了下自己今年以来的收益率19.99%(不止一个账户)。特别而巧合的数字,如果理解成谨慎,那就是要久久久,如果理解成胆大,那就是要九九九。

那又该如何理解这个19.99%呢?难者的仓位始终在三成附近。以三成仓位实现总仓位的19.99%,跟以更多仓位实现总仓位的19.99%,这并不是一个概念。难者常跟学生们说,什么时候师父的仓位可以来到重仓或满仓,什么时候行情就会起来。在A股市场,20%的收益对一个账户通常来说,是一个仓位由轻转重的节点,即自此难者的仓位会逐渐上来。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就如我们盖高楼大厦,决定盖多高多大之前,就得先计划和准备多大多厚的地基。这并不是说盖多高多大的楼,就一定得有多大多厚的地基,毕竟有些大厦在倾塌之前,还是盖上去了,也存在过一定的时间。只是要久久久和九九九,就只能这般一一对应,容不得半点侥幸和疏忽。侥幸或疏忽只会让问题一直存在,关键时候它们就会暗影突袭,且往往是一击必重或一击必杀。

为什么说难者的仓位可以来到重仓或满仓,行情就会起来呢?这种意义上的起来,主要是指行情可以让难者完成筑基。完成了筑基,后面的操作,就会来到一个“输了算别人的,赚了算自己的”的条件中来。而20%的收益是难者的诉求吗?自然不是,平淡中的爆发才是。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也没有谁能慢慢变富。盈利=仓位*空间*频率,空间和频率属于行情意义上的眷顾,仓位则属于主动意义上的发力。

行情不先眷顾,仓位就不发力,是敌不动我不动,是后发制人先发制于人。一味地在等待中谨慎不可取,一味地在进取中胆大不可为,此两者或利或害,从来都是一体两面。就如难事要易做,可易事又要难做,难做又得易为。难事易做,是行则将至;易事难做,是宽打窄用;难做易为,是厚积薄发。它们总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无所谓孰轻孰重,一切都只在此一时彼一时。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