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论者说之(@❆):想了想……

最近常感疲惫,学习训练既跟不上师父的节奏,也失了自己的节奏。师父曾说:理念的根深蒂固性和概括性,使我们必须对事物有整体的了解和认识,并在实践中不断反思修正内化,它才可能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自动而合理地支配我们的行为。它一旦形成,就如久游黑暗中的一缕星光,虽看似暗淡,给出的指引却清晰得不容你哪怕一刹那的质疑。

正是过去有意或无意,反复遵循的种种错误理念,使我一次次踏入同样的泥沼而不自知。故而理念的力量是一体两面,也意味着新理念的诞生,亦是旧理念的消亡。而这些新理念,即师父在难论中的一一呈现。只是年复一年的不明就里、浑浑噩噩,而今想摆脱这些桎梏,始觉困难重重。无穷琐碎的观念、积习,从内到外、从粗及细,千丝万缕,斩不断,理还乱。

或许只有努力了解这莫名而来的身心,了解依这身心而来的一切,才有机会正知正见。常言道,完得心上之本来,方可言了心;尽得世间之常道,才堪论出世。完得、尽得是它的难度,不轻言得,不轻易得,才可能持之以恒,才不会或枉或妄。一个人一次次把自己能想能做的事做成了,就很难说心有多苦多累了,可以说是成功,也可以说是幸福。

师父常说,所谓苦大凡源于想不明白,所谓累大凡源于想太多了。实事求是,才不容易苦,简单而为才不容易累。故而学习难论的好处之一,是可以了心苦,了心累。师父讲难论,亦期冀我们能藉此渐离莫名而来的苦和累,真实地面对自己,真诚地表达自己,工作轻松点,生活快乐点……

回顾自己做单时的心境,做到的,担心回撤,没做到的,想本该做到。再如在亲近的关系中,总认为心系彼此就该当如何,却总忘了我之所欲非理之所欲。于是不经意间,不是想太多做太少,就是做太多想太少,不是想不明白而行不通,就是想明白了亦行不通……总之,目的、手段、现实三者不统一。

于实事求是、简单而为,师父在交易中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进行了集中而归一的呈现,那换个事情,又当如何呢……就如《国际歌》所唱:从来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路还是要自己走,饭还是要自己吃,让思想冲破牢笼,把火弄到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