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论者说之(@小祝):园林游有感

因为孩子对山水园林的喜好,七月便一起去苏杭一带旅游了半月。杭州西湖是大园林,苏州园林是小园林。各园林或朴素简雅,或玲珑幽静,或精巧幽深,或山林野趣,或山水相亲。可回头一想,都是园林,在北方的颐和园里的,也有类似的园林建筑,为何却没有这么好的景致呢?

园林不只是建筑、水景、怪石、名花异草的堆砌,还有气候、水土等相关因素。江南园林的白墙上布满青苔和旁边的绿植一道,构成一幅多角度的水墨风景画。而颐和园有灰砖墙、红墙、白墙等,青苔是肯定不会有的,大多非常干净,偶尔有些偏僻的墙上会有爬山虎。墙边的绿植则时有时无,看季节看天气。这样观景效果就差很多,除非把江南的水土和气候都一并搬到北方,否则在北方很难呈现江南园林的原味。

我作为一个普通旅行者,非园林专业人士,一提园林,我就会自然想到江南园林,特别是苏州园林。然而颐和园为代表的是皇家园林,建筑严肃,堂皇壮丽,雍容华贵。因为颐和园在北京,我经常去,对这类园林反而比较麻木。我先入为主地将园林定位成“江南园林”,在北方自然很难找到合乎标准的园林美景。

师父常说,要有发现美的眼睛,而不能先定义一个美的标准,再拿这个标准去套。园林之美如是,难论流畅活跃亦如是。谈到江南园林,自然会想到这些园林曾经的主人。江南园林多是私家园林,现存的精品园林都是属于私家文人园林,融入了主人的文心与修养,将“游”与“居”统一了起来,真可以是“躲进小楼成一统”。

如果说北宋以前,在江南建个这样的园林,还可以算是隐逸。北宋以后,江南早已是兵家必争之地,拥有如此财力、物力的园林主人们,在时代的变迁之中,很难置身事外。最大的拙政园,其历任主人的结局都很不幸。特别是清代以来,江南被不同的力量反复争夺,白墙黑瓦外早已烽火连天,再也容不下一座安静的园林了。

直到若干年后,一个湖南的年轻人带着一群败兵和书生,从东南到西北,从深山到城市,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江南才重新恢复了宁静,曾经的私家园林也已大部分消亡,留存下来的,大多就变成了人民的公园。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