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先试再惑,虽惑不问

晚上带崽睡觉,她翻来覆去不安静,可好像又还是在睡眠中。难者想来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时候,比如睡梦中口渴或想上厕所,就会无意识地辗转反侧。于是难者轻轻把崽摇醒,让她起来喝点水。崽被摇醒后却一点不悦都没有,而是本能且主动地拿起水壶,就是一阵咕隆。之后很快就安静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难者最近有组织学生给同门们讲解难论段的活跃性操作,有学生在最后问:一个止损小大概的范围是多少,操作的时候一个止损小可能就有五六个点,我感觉很大,就不知道怎么做了。难论止损小的标准学生已经学过,“五六个点”是没有大小属性的,“我感觉”也不是难论界定止损小的标准。无论我感觉如何,都不能影响训练任务的完成,更不能在完成作业的同时又把作业给改了。

一番沟通下来,学生发现是自己弄错了,只是今日学生还是在感觉和评价,在难论之外,在训练任务之外总结和分析……可见放下自我的难度,难者当然已经准备好了久久为功,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简单听话照做的天赋,大凡是一个模拟盘都做不到如此。就简单听话照做这一点而言,这么多学生接触下来,大概只有5%附近的人可以言天赋。

难论是什么?难事不难之论,是简单而为的学问,是实事求是思想的实践和发展。学生们大凡是认为难者比自己高明,才来的训练营。只是当自己的理解跟难者的安排有冲突的时候,往往都会本能地选择相信自己的理解,且即刻就会执行自己的理解。而不是等子弹飞一会,而飞一会的代价又能有多大呢?

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我们在自己的理解、意愿、感受中折腾了很久,现实已经足够证明“我”是靠不住的。不理解、不愿意、不接受,是世界的另一面,只是一个“不”字让大部分人会与之绝缘。绝缘之下,就是“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故而这一开始不是一个理解的问题,而是一个先要去看看的问题。关键在于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地去验证,而不是在理解、意愿、感受中直接肯定或否定。

训练营就是这样一种存在,师父的指令就是这样一种安排,控制好盈亏比,简单相信并执行。不去理解,就无所谓理解和不理解,也就无所谓它们的困惑或干扰……即有问题消灭问题。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