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营的进程为什么那么慢?

什么是真实?依赖于我们认识它的方式。可这个方式的真实有效又依靠谁呢?常有人想依靠自己985的软硬件,在数学上证明难论斐波那契数列数列之于最小阻力原则。他们坚信,唯有被数学证明过的东西,才是确定意义上的真理。他们不明白的是,谁又来证明这个信念及数学的确定真理性呢?

学生A:刚好看到一个文章,证实了师父的结论,我今天才明白眼中的世界都不一定是真实。

难者:可我们总是根据看到的世界在生活,并且运转得还不错,故而真实与否,不影响对它们的遵循,有求真心即可。

学生A:说实话,这个理念让我人性中的懒惰拼命想要抗拒,因为实事求是下的随机应变,即烦心,又费力。

难者:不变,则伤,两害取其轻,两利取其重。

学生 A:我得更深刻体会变的好处,目前积累的素材还不够,会朝这个方向努力。

难者:所以啊,才有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

学生A:师父对人性太了解,知行合一的过程挺漫长,对我们目前所犯的错都在意料中。师父的很多博文以前看不明白,现在能看懂部分了。

难者:故而慢慢来,不轻言懂,不轻言会。

学生A:我是一个蛮急性子的人,很长一段时间在疑惑,为什么师父教课的进度那么慢,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可以有更快的进度。或者说我最了解自己,会时不时想要师父去理解我,然后按我的思路来。

难者:了解自己,就要知心之本来,了解世界,就要懂天地之常道。本来、常道,都是不讲道理的,就是如此。

学生A:嗯嗯,了解自己和了解世界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时刻要保持怀疑。

难者:是的,就像太极图的鱼眼,确定中总有不确定,不确定中总有确定,亦能相互转化。

学生A:我曾经认为,唯有跟一个人深度沟通和相处才能了解一个人。师父和我仅仅只是线上沟通,接触时间也不够久,故而我会认为师父的很多指令没有建立在了解我的基础上。目前接触下来,师父对我的了解,远远超出之前的预期,尤其是一些心里的小九九也会被识别。为什么师父可以做到这一点?

难者:心之本来,多观察,就会归一。

训练营的进度那么慢,“亏、傻、累”的是师父,尤其是一对一的情况下,难道不是吗?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只能这么做,是实事求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