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还要想,所以就会难

学生A在昨晚的大非农行情中,不知不觉又犯了离得太近的错误,而忘了本来如此的体系遵循:一个盈利两百多点的单子,最终收割在80点附近,并又付出了30多点的入场损。简单来说,学生付出了约150点的回撤,去把握一个大非农的可能空间。这自然违背了难论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的根本原则,可为什么又忘了呢?

类似的情况,该如何平衡盈亏比,难者在博文及教学中,都有反复提及,很多学生也知道。故而操作本身并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如何才能做到。学生A整体处于一个半高手状态,即总能在自我约束下实现一段时间的表现良好,又总是会在这样或那样的时候掉链子。问题就出在“自我约束”,即这还不是一种本能的存在。

为什么还不是一种本能的存在?止于自我约束下的明白,意志努力必然懈怠,如此往复,徘徊不前。不常有的数据行情,比如昨天晚上的大非农行情,一月才有一次,这很容易使人有想把握住它的本能冲动。可站在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的角度,其并没有什么罕有的属性。就那么大的空间,没有大非农时,这样的行情也常有。

机会不常有,跟多大的机会不常有,并不是一回事。明白了这一点,才不会在数据行情里患得患失。一个难论者始终要明白,做什么行情、选什么品种、用什么方法之类,都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是有目的地在运用它们。反之,则说明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的思想,还是没有居高临下的视界,就会有无明的因果。

古语有云: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何为同于?感觉不到道的存在,或道就是你,你就是道。当我们感觉要用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的思想去解决问题,那说明无意识中还有更高的主宰,在决定你用什么样的思想及方法。唯有感觉不到这个思想的存在,才能真正同于其中。鱼儿不明白浮力的原理,而就是这样游于水中,鸟儿不明白气动力学的原理,而就是这样翔于空中……

以此为尺度,我们就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止思想的训练。就是这么一直训练着,不知不觉就会到合二为一处,这个思想就会成为新的主宰,虽无处不在,却毫无察觉。就如我们曾经或现在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就是这么无意识地在无时不刻地影响着我们。故而所谓停止只在意识层面,无意识层面在永动着。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