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指数:可变的因果,不变的操作

美国会及参议院火速通过了债务上限法案,这颗看似不可能又不得不防的定时炸弹,可见其紧急程度。事实上,今天恒生指数、恒生科技指数、国企指数的反应,要比上证指数或深成指大多了。这跟前段下跌时,各自的反应节奏是差不多的。你可以理解为A股避险抗跌,也可以理解为A股反应迟钝。这种相对窄幅的波动,对大部分只能直来直去的交易者而言,是十分不友好的。

此前在《大盘指数抄底的方式:一个急速行情V反的操作空间》中提及了这样的操作:站在日线的角度,要随时做好会构建一个难论日线第三买点的准备,则意味着这个V反依然只是高抛低吸节奏的一部分。而《大盘指数的急速行情V反,开始告一段落了》阐述了,急速行情V反在难论介入操作上的完成。如今难论日线第三买点已经到了临界状态,高抛低吸就像是倒车时的反复腾挪,一点点地把第三买点调整到位。

而年初以来的多篇博文就一直在阐述,这一切的操作都可以理解为,难论大周期拐点附近的高抛低吸。这就是操作的难度,周期越大,时间越久,就越可能忘记最初的节奏。离开大周期拐点的方式无非流畅或急速,急速行情V反提供了急速离开大周期拐点的可能。只是此前的急速行情V反本身,在高低级别中,都无法在难论定义下,一步到位解释出触发大周期拐点的空间。

故而高抛低吸的节奏是本来如此的设计,至于大盘4月业绩大考、美债违约风险、前方成交量套盘区……这些都只是在因果层面配合了高抛低吸的节奏而已。什么是因果?感觉好像它们有联系。只是作为一个难论者,不能有这样的信心。而要守住这层大智若愚,却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操作得越多,解释得越多,因果心就越强,操作上本来如此的依仗,就会慢慢被抛弃。

当下我们依然可以用急速行情V反的操作,处理难论第三买点的形成。只是第三买点形成之后,就已经完成了一个标准的难论趋势结构,就有随时结束的可能,市场也许会再现所谓的因果配合。故而还是只能把第三买点的操作,当成高抛低吸节奏的一部分。每次都当它可能不会成功一样去尽人事,每一次又当它会自然成功一样去听天命。坚守住这个节奏,就能自然等到大周期拐点离开的那一刻。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下载:《难论》之交易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