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自己的理解,有时候是难以治愈的

难者给学生A提交的作业提出了如下批改要求:1.统一仓位;2.所有单不设止盈。先解决这两个问题,专注于这两个问题的解决。

学生A:1.对止盈上面还是不太明白,师父需要我做的是止损,然后就是移损,并不主动出单或者止盈是么?

难者:止盈不明白,你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可问题是,为什么还是听不懂呢?师父只说了止损,并没有说不主动出单或者止盈……解决的问题里也不涉及其它。其它的怎么做或不知道怎么做,这都是你自己的理解,也只是你自己的诉求。

学生A:明白。

学生A:昨天又想了一想师父说的话,师父说我学的太死板,只对“一是一,二是二”的东西有感知。徒弟明白师父想说的,其实我们更关注的是波动本身。所谓波动就是鱼多的地方,我现在还是依靠大周期拐点、急速行情的V反、数据行情、段的流畅活跃四个视角寻找波动,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多跳出来思考这个问题。师父,我需要改进些什么?

难者:不需要。

什么是先解决这两个问题,专注于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难者布置的任务何其简单,何其明确,奈何学生总是自己制造出各种想法、各种理解、各种明白。什么是各种想法、理解及明白?只要学生愿意,就会是永无止境。难者如果配合,那也会是永无止境。就是学生在引导难者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去训练他,这样的师父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学生A对于死板的理解,再度证明了他的死板或只对“一是一,二是二”的东西有感知。原来不死板,就是跳出难者给的四个视角去寻找波动,为什么不是对这四个视角的灵活运用呢?这四个视角真的掌握了吗?哪怕是其中之一真的掌握了吗?在这些都做不到灵活之前,所谓的跳出来又能有多灵活?不过是从给一个死板,跳到另一个死板而已。

这些事情,都一再证明学生A不能想东想西,唯有简单听话照做。想得多,迷得多,难者如果配合,就是跟着在瞎折腾。可学生虽然嘴上说着明白,却一再违背难者给的指引,还在不断加入自己的理解,特别是任务之外的理解。如此不专心,又能明白多少,理解多少,执行多少?又哪里来的灵通?

就如前篇《简单才能听话,听话才有照做,照做才会看见》,学生写下的理解越多,想了又想越多,就越发远离了简单听话照做。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