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常受制于欲得

甲乙者:难论很简单,没什么特别的,一两遍就什么都懂了。言下之意:或自己很厉害,或难论没什么用。一两遍,就能把难论看懂的人,也许真有,但这样的人一开始就不需要这些,更不会找难者交流,高手享受孤独,才成其强。一个东西很简单,跟它是否有用及有多大用,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如此,是真懂了吗?故难者常言: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轻易说懂了,就真的很难再懂了。

因为厉害,所以期待,因为容易,所以冷落。比如难论一二三买卖点有操作感,故常因技术含量而期待;难论段的操作极为简单,故常因技术含量不足而冷落……技术操作只有合适不合适,应景不应景。没有什么厉害是本来就厉害,没有什么差劲是本来就差劲,所谓优点,也是缺点,反之亦然。难论一二买卖点,虽有先发优势,也常因其操作难度而无法先发先至。难论段的操作,虽谈不上先发优势,却常因其操作简单而可后发先至。

因为付出,所以期待,因为深爱,所以怨恨。人常有“努力与收获成正比”的执念,于是越需要付出,越是付出了的东西,期待心也就越重。故而越费劲越折腾,越折腾越有成就感。于是不自觉间,就把自己搞成了老学究和老资格。反之,越付出越期待,越期待越失望,不自觉间,又陷入了因爱生恨的情怨纠葛中。公式、指标、缠论、江恩、划线、量化、程序、AI……为多少人所沉迷,为多少人所排斥。

因为等待,所以期待,因为易得,所以不贵。比如难论一二买卖点不常有,故常因等待而期待,一个极限九段多能将期待放大到极致。难论第三买卖点常有,故常因多见而不待见。不见则机会难求,于是对机会充满渴望,故忍不住会提前操作。越是提前,越是期待,越是期待,越是疯狂。故常会将提前操作到底,将加仓操作到底,于是不可避免地会“损之又损,大损特损”。

古语有言:天道无为,不尚贤,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期待是欲,不欲亦是欲,欲让人看不到真实,只会让人去看自己想看的,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故期待,常让一个交易者于不可能中欺骗自己,于不太可能中为难自己。情之同处即为性,舍情则性不可见,欲之公处即为理,舍欲则理不可明。故君子不能灭情,惟事平情而已;不能绝欲,惟期寡欲而已。如何平情?情之同。如何寡欲?欲之公。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