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像烟像酒又像病

前几天终于报考了“证券师资格从业证”,事实上教材前年就买了,但我的热情仅持续了两三天,就让它们静躺至今。每次与师父交流,他都不忘叮嘱我证考,查了下最近一期的考试还有约一个月,便萌生了报考的念头,但也拖了两三天才开始行动。可在网上报名注册时,卡在了邮箱验证码环节,反复折腾也没搞定,就又把这事放下了。

如此又耗了两天,算是受够了这种每次“推脱与畏难”后的自我否定,才再次研究着,终于把名报上了。其实整个过程,一边在处理报名的问题,一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报”。信息提交完,还在纠结要不要按下付款确认键。直到报名成功,才算舒了一口气,心中有些许痛快。把报名成功的截图发给师父,师父仿佛也舒了一气:你终于准备考了啊!

对于经历过高考的人来说,考这样一个从业资格证,按理来说只是一件小事,小到自己都有些羞愧。因为这么小的事情,实在不应该这般纠结万分,而事实确实如此。想想这样的抗拒,日常生活中,简直无处不在。早睡早起、运动健身、日常家务……它们都无不是在“斗争中完成”或“等待着完成”。交易中,一个交易计划的制定、一份交易总结的攥写、一组交易信号的统计……哪一件不是小事?可它们又都只是停留在“想法”和“意愿”里。人长期处于这样的心理状态下,考个小证书,也就自然成为了一件大难事。易事易做尚且这么难,难事易做又从何谈起呢?

什么是安逸?安闲舒服的状态。人们自然想处在这样的状态中,所有不肯前进的借口,其实都是贪图安逸。什么会让我们改变?客观使然。比如身体生病且确实威胁到了生命,人们往往才会有极大的动力,开始改变饮食和生活习惯。就如交易中总是要亏到真有些痛才会反思,总是要亏到痛彻心扉才会深思。而一旦痛苦稍有缓解,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安逸,就又会重新占据优势。

人们常常会极力守护自己的自由意志和主观能动性,却又总是会被各种强大的无意识心理所击败。内心总认为自己不一样,却总是不可避免地一次次成为了“大多数”。在犹豫和懈怠中本以为只是在消遣时光,却极度消耗了心神;本以为只是愉悦了青春,却不知不觉虚耗了生命。就如《我的团长我的团》里团长所言: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命都不要,就要安逸。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