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最关键的就是最关键的战略

均匀分配是不可能的,否则世界上就不会有穷人和富人的区别。你可能会考虑随心情分配,今天看到这个人心肠好就给她多分点儿,明天看到那个人太可怜再给他多分点儿,但谁都能找到需要钱的理由。或者你干脆搞随机分配,可是根据统计学,随机分配的话,那么人群的财富应该是个正态分布,即一个人不可能反复中头奖。可是财富不是这样,身高是正态分布,财富却是幂率分布。

世界上最高的人并不会比最矮的人高10倍,但却有很多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整个是一个分形结构:百万富翁看千万富翁,就如同千万富翁看亿万富翁。要怎么分配,才能得到这样的效果?

答案是看谁钱多就给谁多分一点,等到他的钱更多了,你就再给他分更多。这就是所谓马太效应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现实世界中富人财富增长的秘密正是如此:更有钱是因为已经很有钱。越是有钱的人,越容易在投资中赚到更多的钱,这是一个正反馈过程。从一万赚到十万很难,而从一亿赚到一亿零十万则根本就不算赚钱。

现实世界中有很多东西是幂率分布的:公司的大小、城市的大小、病毒感染的人群、商品畅销程度……甚至有些自然现象也是如此:地震强度、油田大小等等。幂率分布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分布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这个世界非常不均匀。

1%的美国人拥有美国34%的财富。Netflix一家公司的在线视频服务占据了美国晚上35%以上的网络下行带宽。1726到1800年间发表的全部数学和力学论文中的三分之一,是欧拉一个人写的。时至今日,科学研究已经不怎么讲英雄主义的时代,大多数重要科学发现也是由少数精英科学家做出,85%的科学论文从来没被引用过,只有1%的论文在发表后一年内能被引用5次以上。

如果你觉得世界很均匀,那只不过因为你看见的尺度太小。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和事都是平庸的,而且最好的东西还都挤在一起。

有了这个正确的世界观,我们才能有正确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论就是既然世界这么不均匀,我们就不应该“公平”对待世界上的各种东西。即80/20法则:重点照顾好那20%。不同场合的数值当然不一样。也可能是90%对10%,也可能是70%对30,但这个思想是一样的。

交易也是这样。我们应该在最可能的方向下注,而不是在每个方向上都投。大型机构在很多方向上投注,是为了分散风险。但是对个体来说,手里只有这么一点钱,到处都投的话还不如直接存银行拿利息,应该重点研究一两个方向,在有充分把握的时候才去投。

做事最关键的战略,就是做好最关键的。事情当然有大小之分,无小事就是无大事。按照事情的重要程度和紧急程度分四类:重要而紧急,重要而不紧急,不重要而紧急,不重要也不紧急。应该追求只做“重要而不紧急”的事。整天被一些所谓紧急的小事推着走,疲于奔命,这种生活最没效率。

要事优先,尽量只做最重要的事,少干或者不干那些不重要的事,才是出类拔萃的关键。现代社会中出现很多完美主义者,其实都是不懂轻重缓急的焦虑症患者。他们关注各种细节,经常能指出别人的小错误。比如给他们看个PPT,他们很容易注意到上面有没有标点错误,却不知道你说的大局是什么。这其实是特别浪费时间的性格。

衣着无比整洁,东西摆放井井有条,对什么事情都有记录存档,这样的作风并不值得学习,这种人设定了错误的优先级。达到这样的状态要花费很多时间去整理生活,这些时间完全可以用来做些更有意思的事。如果你从未错过航班,你在机场浪费了太多时间。如果你从未丢过东西,你在整理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如果你从未做错事,你做的事不够大。

我没时间做简单的事。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