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B指数里一些关于2008金融危机结局的遐想

曾经我们在相关博文中有阐述过CRB商品期货指数与道琼斯工业指数之间的互动关系。道琼斯工业指数在天上盘旋的任性有目共睹,CRB商品指数在底板上耍赖的能力也丝毫不落下风。经过漫长的等待,如今CRB指数终于来到了第一个突破点。

道琼斯工业指数十年长牛的整体节奏与CRB商品指数10年肥熊的大方向基本上是同步的。只是商品期货通常烈的时候比股票还要猛一些,平静的时候又比股票要理性很多,毕竟有现货商品的紧箍咒时刻在约束着它。从供求的角度,目前是大宗商品太多了,还是需求太不给力呢?更或者生产效率极大地提高了?……

从大宗商品指数如此急节奏地涨跌切换来看,生产效率的极大提高自然不存在。从世界范围内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阵营大的经济体也只有美国劫后新生,更上一层楼,大部分国家依然还在漫长的复苏之中。而我国与此前年均超10%的增长相比,这些年也有了大幅地放缓,到如今还真的回调到了黄金分割位。

而我们需要看到的是,2008年引爆的是金融危机,并不是经济危机。我们过去说经济危机,指生产过剩危机。我们经常看到说是把牛奶倒到河里,是产能过剩,这叫经济危机,它产生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市场的扩张赶不上生产的扩张,销售困难,这种情况会定期出现。

但金融危机不一样,它是资产负债危机。任何一个社会只有四张资产负债表。一个是政府借多少钱;第二个是金融机构的杠杆经营。第三个就是企业的;第四个就是家庭资产的负债。这四张资产负债表,任何一张资产负债表出现的衰退,都可能会引起另一张资产负债表的衰退。

只不过金融的杠杆最长,衰退起来速度最快。于是把这种去杠杆的危机或债务危机叫做金融危机。这就是我国这些年来应对这场金融危机一直在做的事情–去杠杆。

相比较而言,金融危机更可怕、更深刻、更全面。如果说经济危机还可以在某一个局部、某一个范围发生,但金融危机,没有一个能独善其身,如何让资产负债表健康化,成为各个国家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金融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呢?是风险管理。这既是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也是金融监管的核心要点,它构成金融运行区别于其它供应商企业的最重要的特点。这同样也是我国目前在花大力气在做的事情–风险管理。

债务危机会导致什么样的效果呢?乐视,我想大家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死于债务危机。其实乐视从产品市场需求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同款或类似服务这些年的市场火爆情景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可是如果这个危机在更大范围内发生,就麻烦了,会引发大量企业倒闭或经营困难,这自然会牵连到个人。从而导致需求跟不上,生产也乏力的矛盾现象。

这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商品期货市场的真实情况。所以,真实的参考标准是我国或全球范围内,这场去杠杆运动的拐点何时到来。这个拐点的到来,最好的情况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可是既然称得上危机,又哪能那么快了得清呢,分期还款20年都可能断供。极端的情况,就是再来一次金融危机,把债务双方都给两清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就如乐视,如果贾跃亭真的不还了或还不起了,其实也就这样了。

只是大家不要忘了,无论债务以何种方式泯灭,钱是守恒的,总是流到某个人的口袋里去了。大家不用担心,这个世界再次投资的能力,即随之而来的经济复苏。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