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票指数高企与商品指数低位徘徊之间的关系

全球股票指数之高企,自然跟我们的A股市场关系不大。股市长牛的根基是遴选出那些真正好的公司,留在上市体系中,而不是所谓的某个刺激性或放水政策,就可以养出一只长牛的。一个长期分红的股市,是跌不下去的,除非人不再是人,不再是那个逐利的人。如若如此,又怎么会有股市的存在呢?

故而,人的逐利性,是股市存在的基本前提,有利可逐,是股市的底线所在。站在这一点上,股市与期市就会有很强的关联性了。通常人们认为,大宗商品供过于求机制下的下跌,容易为股市的成长奠定基础,因为上游企业可以获得一个低成本的生产条件。而这个生产条件,也完全是一个双杀的局面,即期市之低迷,是因为需求的低迷,而不是供过于求。可是一个低成本的生产企业,其成长性也是建立在终端需求旺盛基础上的,否则低成本之低,根本就是无源之水。即在特定的条件下,期货之跌,恰恰就构成了股市大跌的重要信号。

伴随着生产企业的不断成长,大宗商品的生产也开始极度膨胀,甚至远远超过生产企业的成长幅度,此时就造成大宗商品的低迷,并一定程度上助长生产企业的发展。然而,这样的发展自然是一种潜力极大释放下的成长,极容易力竭而败。一旦外部需求开始萎缩,就很容易造成生产企业退无可退,进而导致本已过度生产及竞争的大宗商品市场的退无可退,双杀。

上述情况,在我国股市中较为常见。而全球股市不同的是,当下大宗品市场,成就了生产企业的成长,而生产企业的扩张又成就了大宗商品市场在低价基础上的有效地走量运行。一个长久良性运行的股市,所代表的市场需求基础,自然会导致资源企业在有利可逐的刺激下去本能地扩张,甚至会引入更多地资本介入其中,进而加剧这一扩张。这是资本或市场,进行资源调节配置的自然结果,只是这实乃物极必反之举。即双方都是满负荷的,一旦外部需求有变,就极容易导致双杀的局面。

因为,在此种情况下,外部需求也往往是满负荷的,这一特征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表现得尤为明显。其低储蓄率,高就业率,薪资提升水平等等,特别这些变量还往往处于历史最高位,并不断刷新这一个高位,随着刷新之旅的不断攀升,其边际效应也会越来越明显。市场并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其高点会不可避免地到来。而满负荷运行的状态,则会加快这一进程的到来,并最大限度地释放市场的潜能,更何况美国这一市场潜能的释放是以全球为单位的。

这样就会导致真正的危机来临时,除了接受命运的审判,接受劫后重生的天命安排,几无回旋的空间。这样,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何特朗普政府,在美国股市创造如此佳绩,各主要经济运行指标表现不错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想更大程度地撕开他国或全球主要市场的口子了。如此以来,一个这么大市场的中国,怎么可能不会首当其冲呢。

双杀之旅,即股市大跌,大宗商品市场更会在低位完成最后的深跌。如果我们将所有的企业看成为一个整体,一个人,实则是竭力而为式的发展,一旦有变,就完全可能一触即溃。这有点像我们说的三板斧,无论什么情况下,使用的都是绝招,如果搞不定,也就没辙了。这就看运气了,如果恰恰所面对的问题,都在这三板斧的能力范围,自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然三板斧的命门,就在这三板斧之后,实乃强弩之末,转头直下,弱风可拂。

即当下,可能大宗商品市场在低位运行了很久,然这个低位在股市有变之前,难言其底。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