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买卖点的规定介入是否是圣经?

杀手麦高(吴镇宇饰)跟他师父之孙女 阿诺(余男饰)说:你可以回去了,这里没你的事了。

阿诺有些惊讶:为什么?

麦高愤然:你根本不适合干这行,你回去,找个人嫁了。杀手杀人只是为了钱,心里没有恨,你杀人是因为恨,你恨所有的人。

阿诺漫步点了一支烟,轻轻吐了一口,回头不屑地说:你老了。

麦高冷笑:对……,我老了。我六岁跟你爷爷学武,十六岁在缅北当雇佣兵,二十五岁才离开,独拼天下,当杀手、保镖。算起来我在这个行当,出生入死也二十三年了。我一直对自己说,做我们这行,杀人不是目的,我们只是有目的地去杀人,我所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二十一世纪,不是杀手的天下了,就像铁匠铺一样,该退出历史了。

这是电影《西风烈》中的一段经典对白。在日复一日遵循买卖点规定的交易之旅中,是否也会在内心不断进行一番如上的对话呢?交易中的规则,是为了什么,遵循规则本身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是有目的地去遵循。如果遵循它并不能实现我们的目的,甚至目的都不存在了,那又遵循它做什么呢。规定是用来规定的,并不是非遵循不可。就如红停绿开,当有一天,后边有人追着你杀,而前方也没什么车和人,就算有,你就真的要被红灯一动不动地给逼死?

规定是死的,当下是活的,人是活的,一些规定都是因人及其面对的当下而发展出来的。当下已经不能按照过去的规则行事了,我们当需对规则进行取舍,更何况规则就真的那么具有天经地义的合理性?现实中我们调整规则的事情,还少吗?就如我们在此前的博文中所述那样,很多朋友,就是这样反过来被机械之律的信仰给摧毁了。一些东西,一旦执行得久了,就很容易让人执着。就如杀手麦高说的那样,他杀的人都是该死的。

为何?杀的人都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可是他也说:二十一世纪,不是杀手的天下,像那铁匠铺一般,该退出历史了。此时就算给你一个目的,你还要去杀人吗?就如有人说,我一个农民不种田,那能做什么?一个杀手,不杀人,那还叫杀手吗?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叫自己农民或杀手呢?不若又如何?不切菜的菜刀,其实也很多。

当很多人还在为理想的民主不顾一切的时候,老毛则认为:与其说民主是一项制度追求,我更觉其只是一种手段。在交易中,我们按照某一体系而产生的买卖点规定介入或退出,可是这个体系有效发挥作用的前提,都改变或者不存在了,那还要按照这个规定来吗?

比如《难论》中提到的图谱分析技术,我们按照均线缠绕进出?可是现实这样做根本来不及,你还要这样去处理吗?我们强调流畅、标准、活跃,买卖点清晰,可是如果不流畅、不标准、不活跃呢,你还要按照这些买卖点来吗?又或者买卖点不是那么清晰呢?

有人可能会说,买卖点怎么可能不清晰呢?红停绿开,天气也可能不好的。比如行情多节奏在短期混着发生时,就极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采用的买卖点体系,并不总是能精确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更何况,就算买卖点是对别人可能是清晰的,对你却未必,人和人并不一样。

再比如缠论的多义性,规则可以确定,可是买卖点的性质却并不相同了,且现实只有一种发生的可能,如果不同的买卖点,对应着同样的现实,那又何必多义呢?多义取舍的标准是什么?是你处理起来容易些,买卖定清晰些,是对人而言的,而不是非此即彼。

当明白:道之为道,其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