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的破坏力源于错位无知

人们常说,最危险的事情,不是危险本身,而是危险来临时,却不知道危险的存在。这话总体是对浑浑无知的大众而言,可是在大的危险面前,为何很多精英们也难幸免呢?精英们往往并不是不知道危险的存在,而是当危险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来临时,选择了视而不见。而正视危险的精英们,有些选择了顺势而为,有些选择了力挽狂澜,有些选择了置身事外,而其中最幸福却是那些顺势而为者。

为何?大的、普遍性的危险并不是常态,人们信奉的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信奉的是可思可议,往往将当然的事情视为理所当然,忘记了怀疑和思考,从而错过了扼杀或躲避危险的最佳时机。而当危险一夜间以席卷众生的态势发展时,变为现实时,还能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呢,又有多少反应的时间空间呢?就算那些知者殚精竭虑,费尽心思又能如何?终究不能改变众生人性,哪怕是激起一圈涟漪都难。从而我非常认同这样一句话:从来没有救世主。

此时,深受其害的人们,对付危机的最好选择,不是消除,而是在接受的基础上,如何善后及更好地重新开始。在这一接受及善后过程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行为。有人选择顺势而为,甚至推波助澜,于危中求机,就如一段行情,可以逃顶做空、抄底翻涨一般。有人认为危机造就的低点,恰恰是更大征程的起点,从而积极引导这个低点的到来,到达一个理想的位置,而不是阻止其发生。前者,更像是直来直取,后者更像是以退为进,前者偏战术,后者偏战略。在经济或金融危机中,前者往往是资本猎人,后者往往是政治强人。而选择力挽狂澜者,则多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却也往往是被现实伤的最深的心。

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在深重的危难面前,抛开理想感情,遵循万物自生自灭的致理,才是最为根本的。98年金融危机某国银行高官跟其财政部长说:针对现状,国民有权知道政府的判断。而财政部长则反问:这是什么权利?这权利从哪里来的?市场经济一旦崩溃,众神下凡都难救。财政部长的话有两层含义:1.有权知道与是否需要知道是两回事。2.危机一旦发生,众神下凡都救不了,莫说民众自己,政府自然也救不了,让民众知道危难如斯,又无可依仗,政府自然首当其冲,天下大乱,不可避免。经济乱点,困难点,无非柴米油盐,政治乱了,则非鲜血不足以献祭。

正所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实非妄言。在此情形下,危险来临时,却不知道危险的存在,于普罗大众而言恰恰是致理,因为其本就不会知道,只不过遵循了其本分,否则,就会在冤有头,债有主的伸讨中自食恶果。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转载请注明出处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