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理想下的自由(1)

旧有的真理若要保有对人心智的支配,就必须根据当下的语言和概念予以重述。

人们在过去对旧真理所做的最为有效的表述、已日渐失用,因而也就不再含有明确的意义。尽管这些旧真理赖以为基础的理念的确当性一如往昔,但其语词(甚至当它们所指依旧是我们在当下所面临的问题时)却已不再传送其往昔的信念;其论辩的情境也已不为我们所知悉;而且它们对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亦几乎无力做出直接的回答。

这种情形可能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任何可能支配人思想对理想的陈述,都不可能是全面的;因此,这类对理想的陈述,都必须适应于某一特定的语境,必须以当时所有的人所接受的大多数观点为基础,而且还必须根据这些人所关注的问题来阐明一般性原则。

自由理想激发起了现代文明的发展,而且这一理想的部分实现,亦使得文明取得了当下的成就;但是对这个自由理想所做的有效重述,却是发生在很早以前的事情了。事实上,差不多一个世纪以来,文明赖以为基础的那些基本原则,已日渐为人们所忽略和遗忘。在这段时间中,人们所做的努力,主要在于寻求各种替代现行社会秩序的方案,而不是力图改善或增进他们对构成文明基础的原则的理解或运用。只是在我们开始面临一种完全不同于我们先前的制度的时候,这才发现,我们已丢失了对自己目标的清醒认识,我们也不再拥有任何强硬的原则,去对抗我们的对手所持有的那种教条式的意识形态。

在争取道德支持的斗争中,知识领袖们因缺乏坚定的信念而致使其自身处于特别不利的境地。长期以来,知识领袖所表现出来的特征乃是:不再相信文明诸原则,蔑视文明已达致的种种成就,而只沉醉于创建种种“更佳世界”的方案。显而易见,我们不可能期望这种状态会赢得追随者。如果我们想在这场伟大的思想斗争中获取胜利,那么我们就必须首先搞清楚我们究竟相信什么。

如果我们不想人云亦云,毫无原则地摇摆不定,那么也必须搞清楚我们想保有什么。

在我们同他人的交往关系中,也同样有必要对我们的理念加以明确的陈述。如果人们容许那些受强势文明影响的地区所生发出来的文明自由生长,而非自上而下地迫使其生长,那么它们就可能以一种更为快捷的方式获致适当的发展形式。如果缺乏自由进化的必要条件(即个人主动创新的精神),那么不争的是,没有这种精神支援,就绝不可能生成发展出任何有生命的文明。当然,对于个人主动创新的精神是否是自由进化的必要条件,仍存有争议,有人甚至反对这种观点。但是无论如何,如果一个社会真的缺失个人主动创新的精神,那么,首要的任务则当在催醒或开启这种精神。

当下,人们肯定还对某些基本价值存有着广泛的共识,但是,对这些基本价值的认同已不再是不言自明的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QQ/微信:251563188)

☞☞☞了解『难论系操盘手训练营』-->让转变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