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二十一

道德经第二十二章全文如下: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人有一些很奇怪的心理,而且这些奇怪的心理往往执念很深,比如简单的文字,我们总容易一种想给她完善点什么点冲动;有些东西,一旦相信,就容易广而及之。这里不对具体的文字进行枝枝叶叶的深究了。关于道德经第二十二章最容易让大家走偏的地方,就是“争与不争之道”。

首先,圣人抱一为天下式,此处的“一”自然不应该解释为“道”这样的概念,一者,只是对前述排比论证的统一而已,即对万事万物都该如此看待。而这种论证有一个细节,而且是显而易见的细节,几乎被所有的人都忽视了。比如,少则得,并不是无则得;多则惑,并不是全则惑。

正因为有了抱一为天下式,于是有了顺其自然的表达: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从万物中总结出来的归一道理,再用来推及为人处事之道。那这个归一的道是什么呢?落脚点就是: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也就说,“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表达的也是不争而争的至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