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十九

道德经第二十章原文: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道德经

关于这一章稍微有点长,很多解读者的逻辑思维就很不够用了。之前在整个系列中,我都反复强调,前后文的整体联系性,通常道德经都保持着一章说一件事的节奏,不会乱了节奏的。很多人都觉得“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这句话在此处出现的非常突兀,并在主观上赋予了很多意义了。其实以通篇的基本节奏来讨论的话,其实是一目了然的。通篇有一个比较的节奏,那就是众人与老子之间的对比。这就对应了前文“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若何?”。

道德经通行译文

而说“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这需要理解成为一个整体,那就是自古以来,从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实际呢,“我独异于人”,老子就是处处与众不同。最后,老子回答了这样“人之所畏,我独不畏”的原因是什么,从而回答了开始“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若何?”的问题!

当我们明白了上述逻辑之后,中间很多具体文字的解释工作就变得无关紧要了,而最后的关键就在于理解:到底是我独于人,才能贵食母,还是因为贵食母,才独异于人。首先,从语言逻辑上,或者语句通顺性上来看,这里解释为我独异于人,才贵食母,更为贴切,否者“而”字就会显得有些别扭了。这其实也恰恰印证了“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一现代名言。也就是说,正因为我的不人云亦云,我才难得地接触到真理。其次,从生活实际来看,因为接触到真理,而处处显的与众不同,是不太符合生活现实的。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