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势斜率问题反映出来的应用障碍

很多人诟病应试教育,更猛烈抨击中国学院教育与实际应用之脱节。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有时候不是我们学的东西没有用,而是学东西的我们有什么用?用和不用,怎么用,并不是他人就能给你限定得了的,你对自己的知识及技能是有支配权的,通常是你选择了不去用,而不是它们没有用。

比如有人问行情走势斜率,该如何描述。可问题是,什么是斜率,还需要再复习一下吗?你明白了什么是斜率,难道还不知道如何确定或描述斜率?难道仅仅只是离开了考试题目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卷子上的问题是人们呈现给你的,答案也是备好了的,可现实呢?现实需要你自己去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解决问题。不可否认的是,很多人提问的能力是有待商榷的。大部分人在解决卷子问题的训练生涯中,慢慢地就失去了提问题的能力,沉迷于解决问题的成功中,却没有从卷面上学会点如何提问题的套路。

比如走势斜率,如果给出一个高低点的定义,估计很多人也就知道如何去描述斜率了。对大部分人来说,不是不知道如何去定义,而是压根就缺乏这份定义的自信。更进一步,因为问题往往并不存在一个预先备好的权威标准答案,在问题解决的过程中,这份自信也会被不断挑战。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的不自信,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材生,甚至重点院校的高材生,才会问出这一系列的小学生问题,甚至小学生水平都没有的问题。

在卷面上,我们看到的问题,往往都是十分具体的,这样具体的问题,往往需要对问题本身具有比较深刻的理解。可实际中,人们往往对自己面临的问题缺乏深入研究,想当然地就提出了所谓的问题,这些问题,又往往太宏观或模糊,解决起来,自然会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这就进一步会提高对问题理解的要求,且同时对问题解决者的知识技能等都会有较高的要求了,而这又怎么会是现实的呢?实际的生活中,系统宏观的问题,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么,是一两个人就能随便完成得了的么?

如此一来,你想谁来回答你的这个问题呢?是你,还是他?更为甚至,很多人的问题,压根就不存在,完全是想当然。比如,所有的人都喜欢韩剧,这是为什么?这个所有的人,是如何得出来的呢?这种类似的问题,在实际中普遍存在。这可以看成是对问题缺乏深入研究的典型了。这样的提问水平,如何对应高的问题解决水平呢?

可讽刺的是,对这些不是问题的问题,难以解决的问题,还真有一堆自告奋勇的解题者,并还能得到不少人的青睐。如此想来,在这个市场上,被虐杀的人,自然也不会少到哪里去了。这完全是一场智力虐杀的游戏。这里说的智力,不是你看到的IQ,而是你的思想层次及格局或思维方式,思维层次对一个人的限制,往往似乎无法逾越的。你在你的层次可能无敌,换一个层次一对抗,几乎是一击必杀,输赢毫无悬念。

这么说来,可能让很多人不自在,甚至会愤然,这其实没有什么。实际上,这个世界,又有多少人不是在他人的安排或习惯在他人的安排下生存的么?大部分人的工作,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而正是这个大部分人中的一些妄者,构成了各个领域成功者的评价背景,他们调侃着、点评着、指教着……可就是成不了那个拔尖者,无奈啊,没辙啊!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正写《道德经》之五十六

道德经第五十七章原文如下: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道德经本章在某种意义上,有些考验人们对核心逻辑的理解了。如果单纯从字面意思出发,特别再加点现代语境的荒谬,那荒谬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了。本章的核心意思,实际也是道德经反复阐述的东西“无为之道”罢了。对这一点的理解,大部分人基本都会认同,然我们必须明白“无为“的主体是什么?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将逻辑理顺了。同时,我们也要联系实际去理解字面意思及其背后的含义,否则,就必然困惑且矛盾。

本文的核心词汇”我无“,以正治国,清静无为而同天下正,以奇用兵,旨在少用兵,以用兵为奇,而不是诡异之兵法,不若如此,如何统一在无为之道的逻辑里面呢?不断以奇用兵,四处征战,战无不胜,就是天下之福,就是天下之道了?故少兵事,才是基本的逻辑!

又如,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法令难道就只是针对盗贼?法令滋彰,滋彰,显著增加之意,时间短而多的法令,让很多不是犯法的事情,变成了犯法。盗贼多有,显然只是一种泛称而已,并不是特指盗贼。即人为地产生犯罪者,短时间内产生这么多的法令,谁一下子适应得过来呢?如此想来,盗贼多有,不是很自然的事情么?

再如人多伎巧,自然不可能是人们自然之有伎巧,否则不是愚民么。这里当理解为珍奇,也就是上位者如果广爱珍奇,自然使的人们多伎巧,以滋奇物。人多利器,自然也不会是人们自己多利器,也只能是上位者,故而才会国家滋昏,否则逻辑根本不通,与现实也完全不吻合,利器无论是理解为锐利的武器或是财宝,都是如此。而天下多忌讳,则民相离,进而民弥贫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当我们按照上述逻辑去理解的时候,我们才能将”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与”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首位两句话的意思,在逻辑上统一起来,才能将那些在字面意思上与本章语境及其逻辑矛盾的地方统一起来。

故而本章需要被正写的是对无为之道在字面意思与现实逻辑上的统一,无为之道在通篇逻辑上的统一。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