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五十四

道德经》第五十五章原文如下: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要说到对实事求是之道的破坏,对老子智商的怀疑,本章应该是十分典型或突出的。为何如此这么说呢?比如有多少的人,将“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翻译为:道德涵养浑厚的人,就好比初生的婴孩。毒虫不螫他,猛兽不伤害他,凶恶的鸟不搏击他。天下可有这样的事情?这不是枉顾事实么?不是严重怀疑老子的智商么?你自己小孩刚出生的时候,你搞几条蜈蚣蝎子放他身上试试,把你家刚出生的小孩放非洲大草原的狮子旁边试试……如果你不敢,那还把本文翻译成这个样子?这不是在拉低老子的智商,而完全是秀自己智商及常识的上限。

那我们该如何看待赤子之德呢?赤子,刚出生的小孩,虫无所谓毒害,兽无所谓凶猛,鸟无所谓利爪……因为没有善恶利害,故而赤子不会去螫、据、搏它们,这完全是自然之道。而后面说的,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这些表明的还是同一个意思,这是自然之道,并不是赤子刻意为之,故而曰常。有了对常的理解,自然就表现为明。然后道德经,接下来反过来论述了何谓非自然之道,及其不道。益生,生当自然生,无需益,益则有祥。强当自然强,而无需使气,使气,即恣逞意气。而物壮则老,不道早已,也就是说,益生和心使气,都是刻意壮之,加快壮之的形式,故而都难以持久。

也就是本章说的德之厚,就是对自然之道的契合度。实际上,道德经在前述多个章节,阐述了德之根本,乃惟道是从。孔容之德,惟道是从,与德厚如赤子,无论是形式上或者语意上,说的明显是一回事。自然之道,是贯彻本文始终的。而显然,大部分的注释,都完全背离了这一线索,从而导致用一大堆主观赋予的含义去丰富完善,而搞出一些根本不符合实际,甚至常识的解释出来。

故而本章需要被正写的是:德之厚,厚在如赤子般自然。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绝对思维对交易的影响

下午上网浏览新闻,看到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原因是大搞权色钱色交易。有些意外,也并不意外,袁仁国,从某种意义上是被捧杀的典型。无论A股几多风云变幻,茅台始终一路向前,登高而行,关于袁仁国的故事也就从来少不了,飞得太高,太久,难免有些累,有些孤独,有些任性了,一不留神,终究还是羽落了。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的倒台,说明一点,一个人的腐败,并不必然导致其所为之事的失败。一般的平台,可能经不起太多权色钱交易的折腾,像茅台这么大的平台,被权色钱交易折腾折腾,并不影响其业内老大哥的地位,更不影响其地位的持久性。这么说来,平台对人能力的展示,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只是往往不到危机或者关键时候,看不太出来罢了。而在事物的不同发展阶段,在不同的范围内,权色钱交易于权色钱交易者本身来说,也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伤害。这个世界,有多少的事情,就是在这种权色钱交易中完成的,这是客观的现实,我们不能当看不见。

这就有如砒霜,很多人可能将其视为急性毒药,中毒,暴毙的代名词,可是砒霜最早是被用来治疗梅毒或肺结核病的一种辅助药物,然医疗研究显示,少量摄入砒霜可能对人类的健康有益,在治疗人类疾病方面,能够起到很多作用。故而凡事都有个度,也讲究个对象,需跟具体的时间、空间及条件结合起来,不能一概而论。古语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万物都是相生相随的,关键看如何去平衡,通常都不能绝对地对立起来。

这种绝对性的思想,在交易中其实大量存在。很多交易者,对交易理论及方法的学习,总体来说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吸收过程,对权威的东西,名人的东西,往往丧失了辨识真伪长短的能力,把大师之法,当成了定法。比如止损,很多人说,怎么能不设置止损呢?比如预测,不预测怎么能交易呢?比如技术就当区分为基本面、技术派之流,怎么能不这样划分呢?比如言走势,怎么能不说趋势、盘整呢?而具体到走势形态,怎么能不说道氏理论呢?……

交易中,凡此种种的问题,大家难道就没有去想过,不若如此,难道就一定没有出路吗?事情难道就真的是如此吗?交易中,有多少的概念本来就是从无到有的,都因人的观察而存在。你给了自己一个视角,也就看到了你那个视角下的景象,换一个视角,景象就往往会不同,这便是殊途同归的基础。对于大部分的交易者,特别是亏损如巨的交易者,实际上,他们看到的东西,往往都只是他们想看到的,从而导致对一个视角里的事物,也只限于一知半解。

更进一步,大部分亏损如常的交易者,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很大,其并不仅仅是自己看到的那个样子,他人眼中的世界,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也是这个世界的一种形态。在一个视角里,固着如此,一开始就没给自己机会,唯有跳出来,才得其明。有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面目乃外相,你置身其中,如何得其貌呢?

大家对待《难论》的态度,也当如此。《难论》并不是什么圣经,并不是什么定法,如果说其有什么价值,其价值也不过是把先哲前贤的智慧,用当下的语言对市场进行了重新的诠释而已。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