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枣期货新贵带着棉花期货玩

这两天农软商期货的波动性,显然最为引人注目。此前,我们回顾及简述了鸡蛋、苹果的操作方案,实际上,当下红枣棉花期货,也是十分值得我们期待及上心。红枣期货,作为郑商所行新上市的品种,才两个星期,在当日逆势暴涨,而棉花期货连续两日收盘跌停,一涨一跌,都很是欢快。

这其中的基本面因素比较复杂。红枣是新上市品种,还不适合去做过多的解读,而新上市的品种,最合适图谱技术操作了。当下,红枣期货,在如此急速的涨势节奏中,如果你已经错过了最初的启动优势,当下要介入,我们就紧紧围绕15分钟的急速行情处理节奏即可。当下涨单可以现价介入,止损策略有两种:以前方最高点9880所对应的13周期SMA均线价位作为止损点,或者以当下介入价所对应的13周期SMA均线价位,作为止损点。前者代表本级别的结构操作,后者代表本级别的段处理。当然对于一个急速上涨,我们依然可以去操作第一个15分钟的下跌段及第一个60分钟的下跌段。

而具体的棉花期货,就相对要有说头些了。实际上历史上棉花期货的暴涨暴跌,都离不开国家因素。当然,从操作上来说,这么急速的跌势,我们去看看,前方第一个15分钟的金叉,及紫色圈处,不刚好构成我们急速行情第一个介入节奏?放心,足够安全,多少的问题。而当下不刚好有机会去构建一个15分钟次低点,即黄圈处,从而有可能发展出第一个60分钟金叉。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其有可能三段盘整继续下跌,如果是那样,根据三段原则去处理皆可。同样的,在这里我们可以参考红枣期货的止损设置,在这个15分钟次低点位置,也可以采取如红枣期货那样的设置方式。

这里,刚好阐述一下,第二买卖点与第三买卖点在止损意义上的区别。通常我们的操作,是根据完成中操作未完成,未完成中操作完成的方式去把握的。以买点为例,在55周期SMA均线之下,产生一个第二买点或次低点,在没有穿55周期SMA均线之前,高级别的买点就不算完成。而第三买点发生时,显然高级别的买点,就已经完成了。也就是说,通常意义上,第三买卖点的操作,是本级别与次级别的结合,而第二买卖点的操作,是本级别与高级别的结合。级别不一样,止损的设置逻辑及格局自然也不一样。

很显然,不少的朋友,把这两者下意识地混为一谈了。如果用高级别的止损逻辑及格局,去处理低级别,就往往达不到预期,过高的预期,又往往导致来不及处理或者反应迟钝。关于这一点,从上面关于红枣期货、棉花期货的在15分钟及60分钟上的处理节奏,应该有些形象上的感知了。具体的,在本文就不过多阐述了,在恰当的时候,可能会以详细的博文,来阐述其中的区别及处理细节。

最后想说的是,红枣期货,大家就完全按照图谱技术节奏去处理即可。而棉花期货,结合大的周期和基本面判断去处理为宜。棉花期货,在月线上,当下可是极有可能会成为月线下跌段的起点。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制度文明里的新以旧为母

特雷莎·梅,终于扛不住,计划在6月初订出辞职时间表了。但在宣布何时下台前,将设法完成最后的任务,即力促国会在6月初表决通过她的英国脱欧协议。特雷莎·梅,真心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是过分自信地去,搞什么提前大选,也不至于失去席位控制,而成为一个弱势首相,以至于在政治意见分歧中,备受掣肘,让民主成了名副其实的枷锁。

西方人,总喜欢将民主看作是衡量人类是否走向文明的重要标尺。可是我们环顾大自然,有什么所谓的高效运作机制是民主的呢?清一色的集权,民主充其量也只是实现集权的一种手段或形式。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们一定要明白,生产力因人而存在,故而是人决定生产关系。而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我们难道还不明白,无论这个人多聪明,多具有创造力,生产力有多高,其并不存在所谓的自然民主或集权意识。趋利避害,往往才是最根本的决定力量,然而这跟所谓的客观合理不合理,并不是一回事。

实际上,所谓的政治制度之类,都是公开透明的,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如果这能代表先进,代表更好的生活,落后的人们,会傻到不去学习和模仿?实际上,从所谓的制度更迭来看,如果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总体上真的存在,而实际上,新的或更高等级的生产力,又是从旧的制度中发展出来的,以至于最后成为推翻旧制度的基础。那至少说明一点,旧制度并不阻碍新生产力的诞生及壮大,甚至催生及培养了她们。

从这个意义上,一些落后的文明,就该在旧的制度中,继续存在,而不是急着向所谓的高层次制度跃进。西方国家,以前是英国为先,现在是美国为首,不断地向东方输出他们的制度文明,却始终限制生产力文明的输出。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关系来说,这不是赤裸裸的假惺惺,哄小孩,又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既不利于新生产力的诞生及成长,又难以获得即成生产的配给,那不是进退两难么?这实际上,是当下很多国家,被西方文明强行植入之后的基本现状。

看如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崛起,充满了恐慌。可是这有什么好恐慌的呢?如果你的制度文明,技术先进,那就同场,光明正大Pk。最后,孰好孰坏,历史自然有公论。到时候,谁行,谁不行,现实点,不行的,向行的学习,进步不就可以了?说白了,他们根本就不自信,也不信所谓的制度文明优势,更不信所谓的制度文明自带生产力文明优势。可是,如果真的被社会主义中国给超越了,那不反过来,恰恰说明了,制度文明的优越性么?所以说,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套,套死自己的套,往往还是自己亲自下的。

对于大部分的国家而言,不是要壮大已有的生产力,而是要催生新的生产力,并使之壮大之。而这一点,通常是要靠旧制度,才能完成的。比如当下,就算我们已经开始重返世界舞台,然中国还远没有成为世界新生产力的诞生成长中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确实,现在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不是我们所谓的现行发展水平不行。如果有哪天,这个周期成为过去式了,在社会主义中国,开始诞生并成长其世界性的新生产力,其实真正的危机就开始酝酿其中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