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的踏板逻辑

大盘的波动依旧美好,只是很多朋友可能心有余悸,其实也应该心有余悸,否则也不会有这市场。反复说过,这样的调整,算不得什么,就算再大点,也算不得什么,回到历史中,都是平常事,当作如是观。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态及认识,又如何超脱其中。

不要问为什么,总是会在那个时候,有这样的原因或那样的原因,掀起这起起伏伏。这些起起伏伏,总是不可避免地,以一定地周期及节奏到来。身在其中,当超脱其外,不要把眼前的假象,写成了永恒。这个世界如果有永恒,那就是没有永恒。理解了这个,对大部分人来说,最好的操作,就是什么也不操作。无论涨跌,想动的人,开始动了,机会就来了,没必要自己先动的。

看看原油当下的价格走势,在不同的历史位置,虽不完全复制,却基本类似地,表达着这些位置或区域的存在意义。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反复提及。作为工业的血液,如果世界依旧在前进,依旧在继续,造血的机能就需要不断维持并加强,都是有极限的。

就如之前的一系列博文中阐述的那样,原油就是一只股票,甚至是一种比股票更稳的交易标的。在原油下跌的路程中,价值投资的参与者,完全可以坚定地投身其中。原油有上涨途中的位置存在,自然也会有下跌途中的位置存在。其可能不会有上限,或者说上限很高,高到你难以想象,但其下限,绝然在你能理解的范围内。

在这样的标的中,你控制好仓位,最多付出点时间成本,却绝然不太可能会有资金成本。比如2018年上市公司的平均净利润率才2-5%。实际上,很多上市公司,亏的完全是看不懂的,业绩雷,雷声滚滚。如果以年为单位,其盈利的胜率,实在是太低,而赔率又实在是太大了。

站在结果的角度,投把原油,其实远要比这些所谓的经营要稳定些。比如10万美金,2手,当下的原油要跌到10美金,才爆仓,这可能性有多大?可是只要波动200点,就足以完成上面说的平均利润率了。如果10亿美金,也就是两万手原油。在当下这个位置,分仓下,最终下到2万手,然后等等即可。以三年为单位,一般的上市公司又能有多大的概率,会因为业绩而面临着退市风险呢?

实际情况下,比如此前,原油价格跌倒40,甚至30附近,那上面的仓位就可以更重,不可能跌到零的啊。50美金的爆仓空间,你几乎是无敌的。只要你的资金没有太大的压力,三年时间,不就如同送钱给你一样么。于企业经营而言,只要做做那些最稳的,最容易赚钱的项目,能够基本保障运行即可。你哪里需要去融那么多资,上市过程中,融到的那把几乎没什么成本的钱,如果你这么去使,是要运气有多不好,才会面临着业绩风险呢。

一定要明白,上市过程中,融了一把,没什么成本的钱。亏点本金,问题不大,亏的是负债,就不太容易翻身,企业也是如此。如果我们延续这样的策略,能大概保持业绩的情况下,就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持续扩容这个低成本或零成本的资金池。

故而,造出一家上市公司之后,可以以此逻辑为基础,把这个游戏不断玩下去,万不可激进。实际上,又有几家企业,成功的企业,赚的不是杠杆的钱呢?关键,看这杠杆的成本。而对我们大部分的人而言,一生之中,都曾有机会,去融一把,没有多大成本的钱,利用杠杆,去玩一把稳的游戏,把这个钱给赚了。可惜……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中美贸易达成协议的紧迫性如何?

中美贸易谈判,就如这湖南的天气一般,算是要凉一段时间了。官煤不断在给大家打气、鼓劲,正能量满满。而隔岸的特朗普团队,则在不断给我们做思想工作,催促我们要早点签订协议。

其实,哪有这样的事情呢?很多事情,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特朗普2020大选,就算获胜,为何就一定会得到一个更不利于我们的协议呢?言下之意,现在只是打一个巴掌,到那时候可是要打两个巴掌了。可问题是,为何就一定要在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达成一个所谓的协议呢。一个巴掌,都是不能被打的。

在此,我们要从艰苦的革命岁月中,吸收养分,变成边打边谈,能拖多久,是多久,然后在这个拖延期,不断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并发展和提升自己。不发展自己,不提高我们经济的多元性、独立性,就永远会受制于美国。不要对美国,有任何的幻想,也不要有任何的侥幸。没有什么最坏的打算,事情就是已经这么坏了。很多人,把边谈边打,当成一种现状,这更是一种战略:以时间换空间、以空间换时间。

其实中美社会经济的结构,有很大的不同。同样的伤害,伤害到一定程度,中美的损失及感知是不一样的。比如中国的二元社会经济形态,对此类贸易冲突,有着天然的防御优势。而加税的影响,就贸易本身而言,导致的不过是卖的不卖出去,买的买不起,跟经济危机的特征大体相似。在贸易逻辑下,伤害自然是相互的,然就规模而言,却是结构性的,不是普伤,回旋的余地就容易大。

我们在讨论GDP的时候,不仅仅关注总量,同时更加关注均量。比如中美贸易,美国认为我国出口额为5000亿美元,而进口额为1500亿,假设就以此为真实数据,假设打到零,我国人均损失为5000比14等于357美元,而美国人均损失为1500比3.3等于454美元。可是这个也意义不大,有钱人和没钱人,开销大和开销小的人,保障高和保障低等,同样的损失,其影响并不相同。钱,总体来说,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赚的,当然前提是你赚了才有得花,可如果你可以不花,那就不一定要赚了。

可是目前的情况,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美国绝然还没有到不赚不花的境界,否则也不至于不断地催着达成什么协议。如果可以打到零的话,那就让他打到零再说。从历史的经验来看,从打开相互之间大门的迫切性来看,美国要强比较多,毕竟穷的人,再穷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富人稍微穷穷,就容易疼。没有理由,发展到今天,美国打开中国大门的意愿更加低了。此门,一旦关闭,重新打开,身份位置,就完全不同了。想想当年,毛邓时代,美国可没这么有底气。故而,如果一定要到那一步,置之死地而后生,强生。

而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不仅仅可以打到零,而且要在光明正大之下,又出其不意,雷霆重击。中美之间,绝对不可能没点大的冲突,谈谈,就可完成大国地位的更替。翻遍世界史,都不存在这样的先例,故而避战,不是首选,以避战养战,从被动应战,到主动出战,是一开始就要有的战略准备。然战的目的,是为了和,只是手段,不得已而为之,则当为之,不为,则失道,失道,多亡。

中国共产党100年奋斗目标,其如期实现,固然重要,意义重大。可是人们一开始,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如果执念太深,就容易被这个目标反制。发展,有目标地发展,自然么没错,然实际在变,不要太执念于这个目标的实现,稍微晚点,也并没有什么,也不存在什么交代不交代的问题。今日之勉强,明日之辉煌,并不是非此即彼。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