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里的价值投资逻辑–垄断

翻开世界那些百年老店,甚至千年老店的传奇,它们之所以能够在漫长的岁月中,经久不衰,声名远播,靠的不是人有我优,而是人无我有,我有我优。人无我有,我有我优,是立身之本。就如联想一方面说做百年老店,接受改革先锋的荣誉,另一方面,却在公开信中写道“创新是找死,守成是等死”。一些人对联想这一表述很是不理解,认为没有技术的支持,如何成为百年老店?

很显然,人们忽略了一点,有些技术,不存在先进一说。比如我喜欢吃辣,你喜欢吃甜。这不是一个更辣,更甜的问题,而是辣的特别,甜的特别,其在特定的情况下,吻合了人们的口感。如果一个人不喜欢吃辣,就算辣的再先进,又能如何?蕴含于人无我有的创新,更多意义上是自我创新,而不是竞争性创新,其推动的是我有我优。在一百年,上千年的历史中,在公开的技术竞争中,保持领先,以成就长盛不衰的案例,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是找不到的。

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在武侠中,我们经常接触到“无招胜有招”的说法。人无我有,我有我优,对他人而言,就是一种无招的状态,他人要想去竞争,根本无从下手,有劲使不上。也就说,一家企业要成就久远,就需要一些不可示于人的立身之本。当然,这种人无我有,我有我优,具有更广泛的意义。实际上,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垄断,而垄断有多种形式或原因,比如策略、资源、门槛性……这些垄断因素可以成就不同时间段的优势地位。

对于垄断性的企业,通常自己不作死,就很难死,当然这也要看其垄断的基础或立身之本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如政策性的垄断,随着政策的改变,其垄断地位就可能丧失。垄断性的企业,其一个基本的标志,就是其财务指标通常不应该有太多的问题,垄断都不赚钱,那让别的企业怎么活呢?一旦其财务指标出现问题,就要看其是否是处在一个自己作死的节奏上,看其垄断的基础是否依旧牢固。通常只要其垄断的基础还存在,就算财务指标出现一定的问题,只要不太极端,都会修复过来,此时恰恰构成了,我们介入的良机。看看巴菲特那些在时间中成就的投资传奇,莫不如此。

这里有一点需要注意,有时候一个企业的垄断地位,是由于人的存在而存在,其能否能摆脱人的因素,而成就其垄断,是其能保持其长久垄断地位的关键。比如万科,华为等都是这样,在制度机制上,去摆脱创始人或领导者本身对企业地位的捆绑影响。

垄断喘息处,往往构成价值投资的洼地,亦是避风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