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测谎小故事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在不断努力寻求查明事件真相、揭穿谎言的方法。古今中外,流传着许多传奇的测谎小故事,有些甚至还广为流传。永川流,就是这样一位精通测谎的高手,在圈内颇有威名,只是他使用的可不是美国大片里的微表情识别技术或者心理行为推理,而是测谎仪。

u10419630403368488948fm26gp0 - 反贪测谎小故事

2004年10月,H省某市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左闵乡檀田村前任村民委员会主任谷雨天,涉嫌侵吞120万元耕地征用补偿款,市检察院反贪局立即介入侦查取证。

据群众提供线索,村民理财小组对前任村民委员会的财务进行清查时,一个在某银行工作的村民家属,向村民理财小组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G省莫名饮料集团在1999年征用檀田村的土地后,征地款分两次汇到村里的两个不同的银行账户上,最后一笔120万元没有过多久就被人从账上划拨走了!

村民理财小组,在对前任村民委员会的账目进行清理以后,发现村里的财务账上,并没有显示过120万元的征地款。


 1999年,G省莫名饮料集团征用了檀田村120亩耕地,经过协商,议定征地款价格是每亩26万元,征地面积是120亩。在征地协议签订以后,这家饮料集团,已经把协议标定的征地款额,全额汇到了前檀田村村民委员会的银行账户上。

现在,突然冒出了个120万元的征地款!这里面有什么问题?村民理财小组开了一个会,讨论这120万元征地款的问题是否属实。

村民理财小组讨论后认为,征地面积120亩,这笔款子是120万元,这笔款子,说不定真是有问题,这里面有什么关联?他们感觉到,这个问题不是村民们能调查清楚的,于是就向市检察院进行了举报。

市反贪局立即对群众举报的这个案件进行了调查,他们首先找到了那个跟理财小组反应情况的知情人。据知情人讲,从檀田村银行账户划走120万元征地款的事,他也是听说的,具体从哪儿划走的不太清楚。

虽说是听说的,这个知情人却信誓旦旦地说:“这个事,不是空穴来风,我拿我的人头担保!如果我说错了,我愿意以诬陷罪坐监狱!”

从这种充满信心的话语看,知情人还是掌握了一些证据的,可能是出于某种考虑没敢直接拿出证据。怎样才能让知情人说出一些有利于破案的情况呢?

反贪局办案人对知情人说:“你左一个是听说,右一个又是听说,这个没有头绪的事,还能怎么查呢?算了吧,我们检察院,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了,这事真没法查!”

“咋会没法查?对方是国有大公司,财务往来账目管理的严格,没有合同谁敢多支出120万元?你们查一下对方的征地合同,不就搞明白了吗?”知情人一看反贪局办案人要“撤火”,忙不迭地说出了依据。

反贪人员,立即按照这个线索进行了调查,在调查中发现了两份不同的合同,一份是村里留存的,征地补偿款是每亩26万元;另一份是G省莫名饮料集团留存的,征地补偿款是每亩27万元。这两份合同相差的金额正好是120万元,这与知情人反映的后一笔120万元的汇款事相符合。从这两份不同的合同里,就能看出在征地款中有非法侵占公款的行为。

但是,到底是谁贪污了这120万元人民币呢?当时,反贪人员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谷雨天和土地局长天一飞身上。这两份不同的合同上,都有天一飞和谷雨天的签字,就足以证明两个人都有很大的嫌疑。

由于一开始接触谈话时,天一飞和谷雨天都是拒不交代;而G省莫名饮料集团财务人员不断更替,面对堆积如山的财务资料,新的财务人员又无法准确提供当年的汇款情况。所以,反贪办案人员很难在短期内查出那一笔资金的流向,案件的进一步调查又一次陷入僵局。


为了查清事实真相,2004年11月12日,该市人民检察院从大本营请来了永川流和H省心测专家侯生林,准备对天一飞和谷雨天进行心理测试。检察院领导和主办检察官恳请他们,不仅要测试出谁是贪污犯罪人,还希望能测查出这120万元赃款的资金流向和运作方式。

听了反贪人员的案情介绍后,永川流等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永川流团队,先是请办案人谈了前期侦查得到的事实和目前碰到的难题,然后与办案人一起进行犯罪心理痕迹动态分析,接之围绕这些犯罪心理痕迹编写出了隐含“是否知道有这一笔款项、是否收到了这一笔汇款、通过哪一家银行汇的款”等几个目标性的违法过程认知问题和现时心态问题。


根据反贪办案的需要,永川流,首先对檀田村村委会主任谷雨天进行了心理测试(以下简称永、谷):

永:莫名饮料集团汇出的,是100万元吗?

谷:不知道。

永:莫名饮料集团汇出的,是120万元吗?

谷:我怎么知道!

与永川流团队分析判断一样,在电脑图谱上看到谷雨天言语心理活动有强烈反映。

永:莫名饮料集团汇出的,是130万元吗?

谷:不知道。

永:……,是通过工商银行汇出的吗?

雨天没有回答,但电脑图谱上有了明显的反映。

永:……,是通过建设银行汇出的吗?

谷雨天还是没有回答。

永:……,是通过农业银行汇出的吗?

谷:没意思。

永:……,是通过交通银行汇出的吗?

谷:不知道。

永:这笔款子,是到了村委会账上吗?

谷:凡是村里的钱,都到了村里账上。

永:这笔款子,是到了自己账上吗?

谷:不可能。

永:这笔款子,是没有到村委会账上吗?

谷:到哪儿去了?

永:这笔款子,是到了私设的账上吗?

谷:笑话!

话音未落,图谱曲线猛然地窜上去了。


心理测试结束,永川流等人对谷雨天谈话说:“你是想主动交代呢?还是被动交代呢?”

“让我交代什么?”

“我让你说清楚120万元到底到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怎么回事!” 谷雨天仍然顽固地说。

永川流团队告诉检察院办案人员说:“G省莫名饮料集团,确实单独给檀田村汇了120万元。这笔款子,是从工商银行汇出的。谷雨天等,是用一个他私设的账号收了这笔款。”


接着,对天一非的心理测试结果更是让人感到兴奋,结论是:天一飞,知道这笔款子是怎么来的。因为,在提问“是否知道有这笔款子”、“是否收到了这一笔汇款”、“通过哪一家银行汇的款”这三个目标题中,天一飞和谷雨天一样反映强烈,图谱显著水平高。这说明天一飞确实有问题。

但是心理检测后,天一飞和谷雨天一样顽固不化。

天一飞在心理测试房间内指着心理测试仪对永川流等说:“永教授,您是老专家,总不能凭着这玩意,就硬说我是贪官吧!没凭没据的东西,到法庭上你也说不过去吧!”

永川流说:“天局,如果我测出120万元征地款到哪儿去了,你再主动供述,就不能算你坦白交代了!”

“哼,我谅你也没那个本事!” 天一飞还是不服气。


H省心测专家侯生林,又编了一套120万元钱流向的测试题,首先对谷雨天进行测试:

永:这120万元,是给了天一飞二分之一吗?

谷:不知道。

永:这120万元,给了天一飞三分之一吗?

谷雨天没有回答。

永:这120万元,是给了天一飞四分之一吗?

谷雨天还是没有回答。

永:这120万元,是全给天一飞了吗?

谷雨天大声喊道:没有,全都给你了!


看着谷雨天发出了这样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永川流团队对视一下笑了!大家发现谷雨天的言语心理反映图谱在这个问题上有明显变化。

永:是给的现金吗?

谷:不是。

永:是给的支票吗?

谷:不是。

永:是给的存折吗?

谷:不是。

永:是直接从银行转账走的款吗?

谷:不是。

谷的心跳开始加速,并且皮肤电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永:是在车内给的吗?

一片沉默。

永:是在天一飞家里给的吗?

又是一片沉默。

永:是在其他地方给的吗?

谷:不是。

永:是别人拿走的吗?

谷:不是。


心理测试结束了。

永川流问谷:还需要再测试吗?你的心理活动已经告诉了我一切。

这笔款子是从工商银行转过来的,到了你私设的账户上,你把款子,按天一飞的要求,通过转账的方式转了出去。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你别忘了。现在的工商银行都已经联网了,我们可以动用法律手段,从工商银行查找出你的那个银行账号,然后,再查出这个账号上的钱去了哪儿?

听到这,谷雨天这时,再也没有勇气抵抗下去了,他低下了头,问永川流:“我现在说清楚问题,算不算坦白交代?”

“早交代,就比晚交代强,算不算坦白,还要看你交代的诚实度。”永川流说。

“好,好,我现在就说!”


就这样,在强有力的心理测试结论面前,谷雨天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讲了出来。

原来莫名饮料集团要征村里的地,天一飞是土地交易中心主任,谷和天以前就认识,是好朋友。

天对谷说,孩子出国留学需要很多钱,还有买房子也欠下了不少债务,他想从这次征地款中弄点钱弥补,并说他已经和莫名饮料集团的老总说好了,以支付征地款的名义给他打过来120万元钱。

让谷想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既不能让群众知道,留下后患,又要利用村委会这个牌子把汇过来的钱接收下,然后再转出去。

于是,谷就开了一张介绍信,反正又公章在手,想怎样开就能怎样开,然后到银行又开了一个账户,把那120万元就接收了下来。这笔钱,在谷私立的账户上停了两个月后,天一飞给了谷一个北京天国文化公司的账号,让谷用宣传费的名义把钱打过去,为了感谢谷的工作,给了谷5万元。

在北京市有关部门配合下,检察院反贪人员对北京这家文化公司进行了调查,得知该公司的老板,名叫慧紫,业界人称慧丝雀,可知她长得很漂亮。调查慧紫的背景后进一步得知,原来慧紫是天一飞的红颜知己。北京的这家文化公司,大部分注册资金,都是天一飞所投。通过对这家文化公司的财务进行审查发现,1999年,这家文化公司收到了檀田村某账户转来的120万元人民币,用途是“宣传费”。

证实了这笔资金的去向,调取了证据后,检察机关立即对天一飞和慧紫采取了强制措施。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李天一飞也不得不低下了头,120万元赃款,也去了它应该去的地方,两个贪污犯——天一飞和谷雨天也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


本故事皆是真人真事,其中人物、地点、时间等都已作技术处理,请勿对号入座。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大盘指数盘中变的延续

此前,我们在《大盘指数近期第一次示弱而不弱》中阐述了,银行保险等金融板块带节奏下的大盘开始走弱,但是存在极强极弱之间的分化,今日这两个节奏都在逐步趋同向弱。正因这两个节奏变化的存在,有两类股票是可以重点去关注:1.启动与未启动间,且不受大盘影响的;2,极度回调的,特别是向前方启动区域回调的。这两种在当下的大盘情形下,是很多的。最近,很多股票都表现出了这样的特征。实际上,这是对大盘启动特征的一种概率肯定。

TIM图片20190415194008 1024x328 - 大盘指数盘中变的延续

 

为何要这么说呢?这里有一个概念,需要明确,就是何谓启动?启动是一个很现实且物理性的概念,由静至动,由慢至快,都是一种启动的形式,从相对形式上,最终都是由静至动的表达。那由静以至动的具体运动形式,是什么呢?

显然,没有比较,就无所谓静,静并不是完全的不动,而静是一种波动表达形式。也就是我们不能将静表达为一个点,而是一个波动区间。而一说到波动区间,显然又离不开时间周期。为何?因为现实中,通常我们总是在一定的时间周期视角下去观察的。有了时间周期,就往往跟级别限定扯上了关系。既然如此,在难论体系下,我们干脆就以同级别一段的高低点及55周期SMA均线作为静的边界。也就是静的波动形式,不能破坏级别或者同级别段的高低点。对级别的破坏,说明破坏了小级别的静,对段高低点的破坏,说明破坏了高级别的静。

实际上,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在难论买卖点操作节奏的转换上,明确阐述过了,即所有买卖点节奏的转换,都对应着一组相邻段的高低点关系。而我们又经常阐述“破而不回”的概念。启动的另一个层次,就是离开,而不能回来,如果回来了,就等于白启动了或者说所谓的启动,其价值就不大了。就如你和朋友约好见面,朋友问你,出发了没有,你说已经出发了,可是你中途又折返回去了,这通常就打破了你朋友的逻辑了。你朋友肯定认为,你既然已经启程了,就是会见面了。显然,在此种情况下,启程与见面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确定。故而,我们需要确定,启程是不能折返的。

那折返的限度是什么?当一段行情启动了,不是不能折返,而是折返的幅度需要受到约束,何种程度的约束?即使行情朝着某一个级别方向前进。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根据当下段的高低点及55周期SMA均线的情况,来判断这种折返,其逻辑跟上面关于静的概念的阐述是一样的。至于慢到快的启动,实际上依然是对上述变化的阐述,只是往往在本级别上,其是次级别与次次级别的关系转换,看起来,不如本级别与次级别这样直观明了。只要你心中了然这种逻辑,这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大盘节奏上,依然可以按照《大盘指数近期第一次示弱而不弱》中的节奏去处理。只是稍微有些不同的是,高开低走的形式,高点并没有在小级别超越前方小级别的高点,更未超过本级别的高点,这就进一步形成了卖点共振,可以视为对40分钟第一卖点力度的进一步强化,但一定要明白,这依然是第一卖点,而不是破坏性的第二卖点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你还沉迷在技术中吗?

有人说:任何技术都只能是辅助,指望学技术就能打遍天下,当你有了这个想法已经输了70%。缠论也不例外,缠论的屠龙刀是要有大资金配套才有用,大多数情况缠论其实是逆势行为,而且容易被反复打脸。早在10多年前,我在香港有幸遇到了英国操盘团队,记得导师第一天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们在本子上写:”做交易很简单,但离开团队只有死路一条“写100遍,以后每天早上写三遍,一直持续写三个月。交易一定要有互相约束的环境才能发挥超强度的执行力,没有执行力一切都是空谈!

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些我的个人理念,交易的三维理论:1.无论量化还是手工,战略+计划+执行才是根本。2.不以周期为标准去判断方向,都是盲人摸象。3.趋势都是振荡出来的,好的开仓点都在最危险的地方。

TIM图片20190415172232 - 你还沉迷在技术中吗?
答:
 
交易者通常尽量不要对交易表达一些居高临下的概括性评价或界定,特别是当自己的高度还不足支撑这些的时候。在交易中,类似“沉迷技术”,“技术低级,不入流”……等这样的话,提的人不是太少,而是很真的很多。
 
很多时候,除了笑而不语,还能多说什么呢?
 
对于这个行业的达者,没有人会认为理论和方法,会自动使人赚到钱,交易从来是时间、空间、对象、条件的结合体,成功从来都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殊途同归的,那种在理论上认为什么行,什么不行,特别是绝对的行或绝对的不行,很简单,找一个反例出来,就足以否定自己了。
 
不要在自我的逻辑世界里去做这种分辨,更不要以自己的世界概括了这个世界,世界真的很大,不只你我。在自己的世界里,通常我们只能证明这样做对自己是有效或无效,却很难证明他人是否也是如此,甚至往往“自知”也是非常困难的。正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自知,并不容易,虽然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但事实确实如此。
 
为何这么说呢?
 
1.比如缠论,题主说的那种情况,是有失偏颇的。几乎所有的技术方法,我都可以用出很高的胜率,方法本身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不要觉得有多夸张)。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我明白,人做什么事情,容易胜率高——做那些对自己来说简单的事情,胜率最高。只要遵循了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而为,很少有所谓的技术方法,是你用不好的。
 
2.题主以“交易的三维理论”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理念,通常是不太合适的。理论和理念,总体来说,不是一回事。题主说的这三点,实际上依然是在技术的圈圈里。比如量化、周期、趋势、震荡,非图表分析技术,通常不存在这些概念。实际上,不用趋势、震荡这些概念,或不对趋势和震荡进行区分,也可以构建出一套完整而有效的的操作逻辑。
 
3.如果你明白了,第1点中说到的–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而为,方可有高的胜算,你就会明白,好的开仓点,从来都是在最安全的地方,而不是最危险的地方,如果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好的开仓点,那所谓的最危险,就一定是伪危险。危险或安全,并不存在理论上,而是需要跟实际结合起来。就如踩钢丝危险吧?那是对普通人而言的,对杂技演员就不一样了。一定要明白,人和人并不一样。于人做的事情而言,通常都需要讲究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实际上,题主真正提到点子上的,就是执行力,为何要组队?人通常有两种能力,一是独立情况下,解决问题的能力,二是在他人帮助下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自我约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其根源是自知很难,所以我们需要借助他人的力量,来降低控制的难度。
 
看出来了吧:建立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你方能在执行力上有高的胜算,交易也是如此。
 
然而,执行力并不等于高胜算,更不等于成功。在具体的交易操作问题处理上,我们还是需要建立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才能保证你有高的胜算,这个思想,需要贯彻始终。而这又是一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事情。人和人并不一样,时间、空间、条件等都有区别,并不存在普遍的简单。
 
…………
 
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要表达给题主的意思是:人和人并不一样,世界远比我们看到或想象的要色彩斑斓。一个交易者,当有这样的包容。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