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我怎样从操盘手成为了人民教师(一)

作者:李清欢  一个想成为作家的分析师、正在求道的操盘手

u19587869303103630896fm26gp0 - 长篇连载——我怎样从操盘手成为了人民教师(一)

在一个参差的小城生活,去大城市遛狗,这算是我理解生活这个词后想要的生活。

但我出生于一个草根之家,家庭光景在村里都是中下,没有天生的条件支持我这么悠游的生活,所以从一个破学校毕业后我没听从父母的命令,辗转下从事了一个奇怪的职业——交易员,这个职业不太为人所知,稍微一个有点名气的人还是个老头,叫巴菲特。

虽然在不久前我还喜欢用操盘手来称呼我的工作,没有人知道能用操盘手来称呼自己我有多高兴,但我最近有些麻烦,有个大城市的人要过来,可能要遛我。

17年10月份的一天,大厨先生。

这是我们原公司楼下商城4楼的一家餐厅,现公司已关门注销但餐厅依旧兴隆,这家餐厅因价格实惠、分量十足,所以是附近白领常来聚餐的地方,我们现在坐在餐厅偏内的一个圆木餐桌旁,灯光正打在桌子中央,我们在黯淡中等待一个人。

我们,指的是我、老王、汪江,一会我们等来了一个人,当黄仁超穿着短衣短裤、趿拉着拖鞋、挺着肚子在桌子旁坐下时,我们这四个做出直接导致公司倒闭诱因的主犯都到场了。

几个人一边闲聊一边等待,聊我在期货工作室的工作、聊黄仁超的游戏,气氛虽略清冷但我们三也表情平静时有笑声。只有汪江紧皱着浓眉大眼中的浓眉,低着头看着手机一言不发,右手夹着烟吞云吐雾,因为我们等的这个人是他的客户,客户扬言要把他弄进去,据说今天还会带着人来。

客户的账户是我操作的,我也忐忑,但我心里还有点底,毕竟我是在公司上班并且是公司要我操作的账户,虽然最后出现了意外,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合同签的也不上我名字,而且我现在一穷二白三负债,他也找不上我是吧,虽然……我打断了自己的联想,哎,还是希望这个人讲理吧,要是老王讲的那个方法奏效就太好了。

老王前两天大清早给我打电话,一开始说要我来见客户时我是拒绝的,但他说完后面的想法,还在阁楼里搂着陈橙睡觉的我顿时清醒了,我去,我告诉他。

我把视线投向老王,老王放下了水杯,看了看腕上轻小的表,说怎么还没到,然后掏出手机出去打电话了。

等了不久但我也不知道是多久,老王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人,我看了眼那个男的,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下半块,因为这个男的看上去比我偶尔从电话里听到的只言片语软弱可欺得多。

这个人身高中等偏矮、烫着一头红中带黄的卷毛,面色蜡黄、两个小眼睛下沉重的眼袋让他看起来更加无神,一件花衬衣、一条暗红裤子、一双豆豆鞋,肩上背着一个大皮包,右手腕上的金表给我砖头一样的感觉。

他身后的女的一身黑装、扎着头发、带着一副半边框的眼镜。

老王作势向我们介绍说:

“这个就是我们的客户,钱大哥,后面这个是她的律师朋友。”

我和黄仁超向他们点头致意,汪江则打招呼说终于把您等来了之类然后自然接下了钱宝荣的包。

“钱先生肯定饿了吧,那我们就先吃饭吧,来大家吃。”老王说。

钱宝荣嘴抽动了一下但一言不发地抽出了筷子,我也动筷,黄仁超的神情就好像说终于可以吃饭了。

老王兴意清淡地吃着菜,寒暄了一会说:

“你们终于来了,这个事情也把我们都扯住了,很多事都动不了身。”

灯光辉耀下的钱宝荣有点茫然地点头,汪江则积极称是,女律师一笑。

老王看钱宝荣不怎么说话,就开始和身旁的女律师攀谈,律师貌似什么场面都见过一点不忌讳,两人便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老王说律师毕业的学校以前和导师出去实习的时候去过,接着聊到了她和钱宝荣认识的武汉,然后又浅浅地聊回了这个案子,讲了公司目前的情况最后问了她们的诉求。

律师很直接地说:“我们的诉求很简单,我们之间不是有合同吗?既然委托给你们的账户亏了,那合同上怎么写就怎么赔偿。”

“我就搞不懂了,你们是怎么搞得。”听到这端着碗的钱宝荣说话了,他的声音干涩枯槁。

“给你们账号一直就是亏的。”

汪江把手剜了一下说:“后来不是赚回来了吗?”像是在夸耀一个事情。

“是啊,股票账户一开始给你们做,就是亏的,啊,后来嘛,我看是,慢慢赚回来了我就没管了,可是没过一个月我再看,赚的钱没有了,还亏了我五六万。”说到后面钱宝荣气地放下了餐具。

我们脸上一阵尴尬,汪江连忙解释:“行情不好,谁知道这股票会这么跌是吧?”我感谢汪江接了这茬。

“行,那个行,行情不好,那你们说通过做外汇去把这个钱赚回来,我也答应了,又打了100万块钱给你们,可是外汇呢?我连账号都不知道,是不是也没有了?”问到这个大家一言不发,黄仁超则埋头苦吃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外汇账户老王开始还是要我去操作,我按他说的尝试了一下模拟盘发现做不了就拒绝了,后面交给了黄仁超去操作,黄仁超操作两天就套了10000多美金,然后老王就收回了账户,说因为套单太多处理不过来,最后好像是爆仓了。

“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操作的,都是一些什么老师。”钱宝荣说到这个语气很冲。

老王安慰钱宝荣说:“钱大哥,这个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也没想着要亏你的钱,我们今天来主要是解决问题的,是吧?”

“是啊,钱先生,您这边是做什么生意的,看上去很累,比我们睡的还差。”我接着岔开话题。

钱宝荣脸色稍缓说:“做汽车配件的,几个厂子忙不过来。”

“那您的钱也难赚,来抽支烟提提神吧。”汪江说着递上了抽出的黄芙。

“不用,我不抽烟,汪江我跟你说,你现在别,别给我拍马屁,这个事情解决不了,我第一个找你。”钱宝荣说完后靠到了沙发上看手机。

汪江一脸无奈,气氛一度黏滞。

“你们公司法人是谁?”这时候律师小姐说话了。

“公司法人是个姓朱的,但他不是股东,管事的是成总和你旁边的王总,呐,这个是营业执照。”汪江递上了手机。

律师看了眼后问身旁的老王:“是吗?”

老王轻声答:“是的。”

律师继续朗声说:“那既然这样的,大家也不必太担心,这个事情我们也找不上你们,我们主要就找法人和你们那个管事的成总,不过还是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配合、配合、绝对配合,是嘛,这个我们也是打工的,这个事情我们又没赚到钱。”汪江说没赚到钱的说话声音很小,眼神也没扫视我们。

老王则无动于衷地喝了一口水,貌似对这种情况早已了然,我则坚定了自己的之前的判断,只有超哥继续在翻菜吃。

“嗯,你们这还是个简单的商务公司,没有接受账户托管的资格,实际上你们这个算诈骗。”

律师小姐雷厉风行继续说:“你们谁有这个成总的电话,我来给他打电话,看他愿不愿意来协商,不协商我们就直接走法律程序。”

“我先给他打吧。”钱宝荣说。

钱宝荣连着打了两个电话里传出的都是稍后再拨,汪江朝老王扬了扬头说:“还是要王总去打吧。”

“行,我去打。”老王拿着手机就出去了,我们沉默无话。

老王进来后在桌子上放下手机说:“成总说他现在有事,晚点过来。”

看手机才发现我们在餐馆已待了几个小时,这时候午餐时间已经过去,只剩下一些零散的食客散落地坐着,还有一两个服务员在整理卫生。

“唉,钱大哥我有一个想法,看你觉得怎么样?”老王打破了沉默。

“你先讲。”钱宝荣放下了手机,声音还是很虚弱。

“你这次过来说白了,不就是想把之前亏的钱赚回来吗?”

钱宝荣点头。

“这样啊,在这个事情上我也有责任,而且我们现在公司也没开了,所以我打算重新做一个公司,您亏掉的钱就算股本当投进了我们公司,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您再投点启动资金,到时候公司赚了钱先补偿您。”老王终于说出了让我惊醒的想法,他居然想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把事情解决,并且还打算让钱宝荣再掏点钱。

钱宝荣明显地迟疑了,他在思索这个事情,汪江也是一脸懵逼。

律师坚决地说:“不行,绝对不行,王总,您这个想法有点异想天开了。”

钱宝荣貌似突然反应过来了说:“嗯,对,这样不行,不可能我亏了的钱还没拿回来,又给你钱,王总你这是在蒙我。”

“唉,钱先生、钱大哥,我这不是在蒙你,你今天都带了律师朋友来了,我能蒙你吗?”

“我只是想,您反正是想把这个钱赚回来,所以不管通过什么方式赚回来都行是吧?您这个我们也接触过一段时间了,您对我这个人肯定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今天过来也是有个解决事情的态度,希望以一个这样的方式大家化干戈为玉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律师打断了老王的解释。

“对,那个王总你不要说了,这个是两回事。第一、我亏掉了的钱我一定要拿回来,你们公司能出就公司出,公司出不了就你们的股东出,这个小汪不是说这个股东还挺有钱是吧?”

汪江称是。

“第二,我们的事是我们两的事,如果这个事情解决了,我损失的钱拿到手了,那么,你王总,说再找我,我们合作也是可以商量的,就算到时候这个钱都给你们都可以,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没解决之前,那个……”

“不可能。”女律师接茬。

“对,不可能,我这个亏了的钱还没拿到现在不可能来跟你谈这个事,你知道吗?”这时候的钱宝荣面有血色、双手做势。

“好吧。”老王有点落寞地说,可是我却有点欣喜,因为我在钱宝荣的语气中竟然察觉老王说的这个想法可能有戏,只是这个女律师确实坏事了。

“你们这个成总,到底什么时候来吗?这又等了这么久了。”

“不知道,应该不久了,他说他在有事,钱大哥你给他打电话吧。”老王回钱宝荣。

“他不接我电话。”

“这次会接了,我刚跟他说了,你给他打吧。”

钱宝荣拨出电话,然后真的拨通了。

“喂,成总……”钱宝荣拿着电话出去了。

一会,钱宝荣进来了。

“他妈的,还是说在忙。”钱宝荣说完后就瘫坐在沙发上。

服务员过来打断了各自无言的我们,于是大家收拾东西,老王买了单说我们在外面等。

出餐厅口时老王对我说:“今天这个律师坏事了。”

我同意道:“是啊,如果没这个律师说不定就成了。”

正说着汪江突然扯着老王到前面私谈去了,不知道他们讲什么但看着言谈也蛮激烈,我不想去打扰,看到钱宝荣和律师坐在大厨先生外的椅子上,我也走了过去,离钱宝荣空一个位置坐下,看了看手机同时回复了一下询问情况的陈橙。

玩了一会手机后摸口袋却没发现火机,看到汪江在墩柱边深沉地吞云吐雾我就向他们走过去,拿着汪江递给我的火机点上了烟,老王则蹲在柱子旁给手机充电同时不停地发着信息,正抽着汪江接到了电话走开了,老王拍了我的肩膀要我给他支烟,我给他点上后问:

“你怎么也抽烟了?”

“今天有点闷,抽支烟散散心。”

我们两一笑。

“主要是黎青你知道吗?”

“嗯。”

老王平静诚恳地说:“钱宝荣那个外汇不是爆仓后还有一些佣金吗?后来放到勇哥那里操作了,那个勇哥就自作主张,拿了一部分给这个汪江还信用卡,剩下也不给我了。”

“现在拿回来了吗?”我问。

“勇哥说他待会过来,他再不来我就叫人去他家了。”

老王吐出口烟说:“黎青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吗?”

我没说话用一个疑惑的表情表示乐意倾听。

“因为这个诈骗是这样的,谁获利谁负责,所以我现在要把这个钱拿回来,然后退给成总这个事情基本上就跟我没关系了,汪江他要是傻,舍不得把这个钱拿出来,到时候就等着进去吧,反正我把这个钱退了后他们要我怎么做,我也积极配合。”不知道为什么老王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如沐春风并且有阳光照耀。

我和老王抽着烟都淡然一笑,不知道是嘲笑汪江还是心里部分的释然。

正说着老王接到了成总的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然后我们在扶手旁看着成总坐着扶梯上来了。

成总今天穿着一件淡红白十字架的衬衣,手上挂着皮制的公文包,花白的平头下瘦削的脸一直黑着,在扶梯出口旁和我们汇合后,嘴里就一直念念有词“王总、王怀智、你这个事情没做好、你怎么这么处理的……”

“不是的,成总。”

成总打断老王道:“人呢?在哪里?”

我指着钱宝荣的地方给成总说:“在那里。”

成总就快步带着老王朝钱宝荣走去,嘴上一直念念有词,我则落后了半步。

我过来后只见成总和钱宝荣隔一个空位分庭抗礼坐着,律师仍然坐在钱宝荣身后,老王则不见踪迹。

只听到钱宝荣说:“成总,你看、你看这个事情总得解决吧。”

成总皱着眉说:“啧,解决、解决嘛,我也没说不给你解决,我人都来了。”

“你来了,你来了,你是不得不来,我开始打电话你都不接。”

钱宝荣看成总沉默继续说:“那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办吧,起码给个说法,我也很忙,不能白跑一趟。”

 “那按你那个说法,我现在也办不到,因为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也得和股东商量。”

“那我们就这么坐着,是吧?”我感觉钱宝荣在成总面前就像个孩子在老师面前。

“那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呀,这个事情你不能光找我,合同上签的是我的名字没错,可是王怀智他们搞的什么,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呀!”成总采取了经典的策略。

钱宝荣拿着手机就要起身说:“那行,好,那我就报警,这些话你跟警察说吧。”

成总放下了架着的腿说:“你要报警,我也配合,但是这个事情我也只能告诉你,我得和股东商量了后才能准确回复你。”

“又是、又是拖是吧?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股东现在不在古城,等下个月他回来后我就给你一个准确的回复。”我感觉成总看都没看钱宝荣。

“什么时候?”

“11月中旬。”

“那我又得等1个月是吧,我都给了你们这么多时间都没处理好,9月等10月,现在又要我等到11月份去是吧?”

陈总默不作声,深沉地抽着他的烟望着前方。

“那行吧,我报警。”钱宝荣下意识抖了两下手机,看成总仍然无动于衷,他拨出了电话。

“喂,110吗?我报警……”

我一看立马走到老王身边,对依然蹲着埋头摆弄手机的老王说:“报警了。”

“报就报吧,我等勇哥来了把这个钱转给成总就行了。”

正说着,汪江带着勇哥过来了,勇哥中等身高,还是一如既往的瘦,灰衣服、黑裤子、黑网鞋,但也看上去干净有精神。

老王站起来对勇哥说:“等了你好久。”

勇哥夹下嘴上的烟对老王点头,然后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我总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有我不知道的微妙,我走开抽烟,再回来时,老王又是蹲着摆弄手机,不过好像这个充电没有充进去,他在叹息手机又没电了,我看了半天根本就不认识他手机的牌子,勇哥则蹲在他旁边。

汪江依然皱着浓眉在抽烟,嘴里念念叨叨着这个钱怎么办,他打了两个电话仍然没筹到钱。

我觉得这个人有点拎不清说:“你不是有借呗吗?”

“刚还完,我。”他一声叹息。

我懒得理他,来到老王和勇哥身边,这时候老王在勇哥手机上登上了支付宝,汪江的钱也很快转了过来,于是老王就向成总的支付宝转账,但是限额,于是一笔一笔地把钱转了过去,最后一笔老王改了几次数字,说这个钱不是个整数,旁边的勇哥眉头一动。

“唉,终于搞定了。”

“以后这个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了,走看看成总他们去。”老王说。

我们过去的时候成总和钱宝荣仍然对坐着,只是成总鞋子旁边多了几个蔫灭的烟头,老王在成总耳边说了几句话。

成总朝钱宝荣扬着手机说:“喏,这个你的佣金也转过来了,待会给个账号转给你。”

“这个怎么算诈骗呢?我们又没赚你的钱,我们这个又没吃头寸,又不是对赌的。”

“那我、我不管,反正我的钱亏了,你们总得给个说法。”

“股票、股票也亏了我的,外汇现在我连账号都不知道,现在还是连个明确的说法都不给我,反正、待会警察来了,你们跟警察说吧。”

说完钱宝荣又继续低下头来摆弄手机,他已经接了好几个电话,确实很忙。

“来,王怀智我跟你说点事情。”成总带着老王朝卫生间那边走去,两人边走边说,也不久,成总和老王又回来,成总仍然坐回到椅子上。

就在大家都以为警察今天挂机了的时候,真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穿过人流过来了,其中一个肩上还别着一个录像机,然后问谁报的警,钱宝荣拿着手机站起来说我报的。

其中一个年级偏大的警察向钱宝荣报了编号后问是什么事情,钱宝荣就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起来。

老王看钱宝荣说不清就对警察说:“还是我来说说这个事情吧。”

“是这样的,警察同志,这个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因为我们给他炒股然后亏了所以这个钱先生,现在来找我们赔偿。”

“是吗?”那个老警察问钱宝荣,很奇怪这时候律师倒不见动静,只是在一旁观望。

钱宝荣点头说:“是的。”

“那是经济类的案件呐。”

老王立马接下话茬说:“对对对,这个我以前也是学这一块的,你说我能犯这样的事情吗?而且我也只是这个打工的,这个钱先生就一直揪着我不放,所以我们只能报警请警察来主持公道。”

“那行,你们先备个案吧。”

“好。”老王主动地跟着年轻警察备案。

律师跟钱宝荣说了几句话后他很失望的也走了过来,年轻警察很简单地采取了他们的信息。

老警察问:“法人呢?你们公司的法人呢?”

老王说:“在那里。”

老王又对成总说:“成总,你也得过来一下。”

成总不情愿地走了过来,警察问身份证的时候,成总说能不能也报身份证信息就够了,警察说有身份证当然用身份证,成总瞟了眼周围的看热闹的人群这才从包里抽出了身份证,备完了案。

备完案老警察和气地说:“这个经济类的案件,我们也不好处理,而且你们这个是跨省的案件,这个我们也得先回去跟上级请示。”

“做生意嘛,有纠纷难免,你们先协商、先协商,以和为贵。”

只有钱宝荣一人没点头。

警察又简单跟大家说了几句,还特别告诉如果是同一个事情就别再报案,这个已经备了案,然后就走了。

成总也顺势对钱宝荣说:“这个小钱啊,我今天也有事,我回去到时候跟股东商量好了,再跟你联系,反正你有我电话呐。”

成总说完这句话也走了,剩下的我们到成了同一阵营,不过超哥却不知何时不见了踪迹,钱宝荣也说有事,于是我们就一起下楼。

出商城门时钱宝荣对我们说:“那行吧,那王总,我们今天也回去算了,我那边还、还有事,下次再过来。”

老王说:“那好吧,我们电话联系。”

钱宝荣继续放狠话:“我等他电话吧,如果还不给我个准确的说法,那我下次再过来,下次过来就不是这么说了,我那边人是最近有事,要、要执勤走不开。”

汪江孥着嘴说:“那你们下次要过来,那就要早点,公司现在已经在注销了,不然你们下次可能就找不到人了。”

“在注销了,那更好,注销这个事情就更好定下来了。”

许久不说话的律师说了这么一句话。

钱宝荣指了指后面的小区说:“你们,你们成总反正住在这里呐。”

我们点头。

“那就行,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我叫住了要走的钱宝荣还是对他说:“诶,钱先生,那个,你那个股票账号是我做的,我尽力了,但当时主要是太笃定那个解禁的消息了,同时当时您看收益也不行,所以当时重仓了,总之对不起。”

钱宝荣有点懵地点了下头,然后就朝我们挥手接着搭出租车走了,但我没想到他后来还是把我弄进了局子。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看手机已经9点多,我们在里面待了快十个小时,四处灯火辉煌,但我的心像道路一样空旷,我只想回家、只想见陈橙和跳跳。​​​​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长篇连载——我怎样从操盘手成为了人民教师(前言)

作者:李清欢  一个想成为作家的分析师、正在求道的操盘手

u14179106762135512107fm26gp0 - 长篇连载——我怎样从操盘手成为了人民教师(前言)

写在前面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山中莫道无供给,明月清风不用钱。

……

来到这个贫困市里的贫困乡学校教书,已经快一年了,虽然换一个身份再次回到学校的生活不算乏累,但我总在下意识的收集一些美化山中生活的诗词,我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

山中的景色不美吗?

美,残山剩水!

没吃好喝好?

好,样样无公害,东瓜南瓜西瓜北瓜。

教师的工作不悠闲吗?那么多人嫉妒!

闲,除了案牍劳形,明察暗访的公务,还有学生问候爸妈!

……

其实这么说也言过其实了,毕竟我本来就是从近似这种地方来的,无非就是再回这种地方去,这么一点困难也算不了什么,相对于寄宿的孩子们来说,我们的条件已经不错了,家里的条件也好不了多少!

和老叶相比我已经很好了,得知老叶的状况,我应该庆幸自己做的一个正确的选择。

成为一名教师对我而言更多的难受还是心理上的,毕竟教师这份工作不是我真正热爱的,我热爱的还是操盘,我怀念那中指点江山的感觉,我想念那些一掷千金的刺激,我难以忘怀那些我强奸和强奸我的夜。

最近的股市异常红火,就像我们常团团围坐所烤的炉火,但是我看着这“万里江山一片红”却只能再次感叹人生有命。

“是啊,小黎老师,你怎么不买呢?你去年不是跟我说了随便买吗?你看你这个150172都翻了4倍了!”同期的女老师问我。

“没 钱啊!”我只能如实回答。

“没钱,那借也要借一点买,你都那么笃定了!”

“哎。”我只能回答以长叹。

她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借无可借了,债务以每个月2296的工资还得还两年吧!堂哥说他今年还得建房,没办法借钱给我炒股了,这可是我改变命运的又一次机会啊!我念叨两年了!

都是他叫我来当什么老师,所以我现在被困在这穷乡僻壤!

但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如果他不叫我回来,那我现在可能就像老叶一样,无家可归了吧!毕竟那个账号是爆仓了!

你说,我们这一批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又都得到了什么,盈姐现在破产了吧,勇哥呢?他居然从钱宝荣哪里又弄了50万,想翻身结果又只能跑路了,钱宝荣的钱他也敢要?我呢?现在连烟都不能抽了,只剩下一个驱壳,来抵偿人间的债务,只有老王,只有他,再次出发,现在又到了半途。

难道人世间真有命运吗?那么又是命运注定我将踏空这波行情,错失这次机会吗?难道我就是一个人民教师的命吗?

看着迷蒙的雾气将窗外缠绕为若隐若现的世界,难道这就是仙境的样子吗?

我不知道,我只能拿起笔来写下一些文字,怀恋一下那些故人和故事,也给大家一些警示。

千万不要走我的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拨开技术指标里的迷雾

在交易中,支撑压力的技术派玩家,在见位做单的操作流程下,有时候很容易迷惑,指标明明准得一塌糊涂,怎么突然就不准了,明明完美地精确着,怎么突然就模糊了……于是乎,纠结在信与不信间,憧憬与忧心间……

u13652250471681676944fm26gp0 - 拨开技术指标里的迷雾

比如,某时间周期上,行情有段时间精确地沿着某均线发展,有时候又突然在穿与不穿之间来回破坏,让人难以捉摸,此时喜欢刨根究底的朋友,就容易烦恼了,这究竟是何故呢?

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在任何时间周期、任何品种、任何指标、任何行情上都可能,也都可以发生。如何理解这一系列的任何?u15848094611355682280fm26gp0 - 拨开技术指标里的迷雾

如果我们将一款行情软件上所有能附加的指标都叠加在K线图上,你会发现满屏幕都是线,行情走势会在这繁杂的线上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压力支撑属性。我们将这一情形进一步推向极端,在一张k线图上,你拿一支笔随意画线,横、竖、曲、折都可以,画足够多的线,最后你会发现,这些线也会表现出支撑和压力属性,甚至有时候还非常完美。这样的处理,也许你会觉得有些胡扯,或者说抬杠,然而,这极可能是事实的真相,也是最后你能释然的关键。

K线是什么,K线是对行情的随机抽样,不同的时间周期,即不同的抽样标准。这说明K线具有随机性,是一种离散性变量。一个离散的随机变量,出现在某个位置,是不能当作连续数据般,那样去精确求证的,而更多地要以概率或分布区域的方式去看待。比如行情回归某均线和回归某均线附近一定的区域,并不能说这两者就一定有本质的区别,重要的是我们只是说其回归此位置或区域的概率,而不解释为何,更不求证回归的精确位置。

u4830898693995119924fm11gp0 - 拨开技术指标里的迷雾

也就是说,一个离散型随机变量,可以出现在理论允许的任何位置,故而和某些指标出现碰撞,那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无需过度解读。如果对一个离散型随机变量出现的位置,强行进行解释,那上面说的,满屏幕的指标所展示出来的支撑和压力,就会把你给解释晕了。人对因果往往怀有与生俱来的偏执追求,很多时候,这种解释毫无意义,不过是给你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或安慰罢了。

实际上,所谓的指标,又有几个不是建立在抽样基础上的呢?一切以建立在某时间周期的开盘价、收盘价、最高价、最低价等类似取值为计算基础的指标,都是一种统计抽样,是对总体的一种概率表达。明明本身就是模糊的,却要求另一种模糊以精确的方式靠近、接触或穿越,这难道不是在逆天吗?

u9169793482118973637fm26gp0 - 拨开技术指标里的迷雾

在此,并不是否定某些指标确实对行情存在一定程度的解释力,但站在精确性的角度,这种解释就显得苍白无力,也实无必要,这是一种现实不可为。就如量子理论揭示的那般,虽然客观世界是精确的,但是人类去观察的时候,永远都得不到这种精确,进而无法建立一个在精确基础上的坚实解释,终归还是要回到概率逻辑上来。

目前,市场行情的数据描述,其模糊性,不是太低,而是太高了,整体适合定性,而不适合定量,适合模糊,而不适合精确,适合描述,而不适合解释。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交易中的固执心有几层?

在电影《盗梦空间》有这样一句台词:无论事情多么荒谬,固执心都会保护已构建的观念。这是使人将梦境与现实混为一物的操作基础。固执心的征象完全可以从常人的行为之中观察到,但由于它们是那样不起眼,以致人们常常对它们视而不见。 就如被遗忘的思想观念并没有终止其存在。虽然它们不能为人随心所欲地重新展现出来,但通常在多年的完全遗忘之后,这些思想观念能够随时随地地、自然而然地重新浮现出来。

u41827364842418217725fm26gp0 - 交易中的固执心有几层?

正如尼采所断言的一样,傲慢在何处咄咄逼人,记忆便在何处为其让位。许多人错误地过高估计自己意志力的作用,认为只要他们不作出决定,不显示意图,他们的内心里便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固执是人们在认知过程中无法将客观与主观、现实与假设很好地区分开来。如果将自己这种已有的经验驾驭现实之上,并过分固化的话,就产生了执迷不悟。

交易要有自信心,相信自己的判断,按自己的判断操作,但过高地估计自己信息的准确性和分析判断的能力,则容易在亏损越来越大的时候,仍然盲目固守原来的判断。固执其深,简单地套用上次模式,还拘泥于上次的高点、低点、热点、龙头、操作等。看对不敢做,做对不敢看,看错一直做,做错一直看。越挣钱越清醒,越谨慎;越赔钱越糊涂,越固执到底,越看不清。

凡事有两面性,固执心亦然,如在好的行为上固执,而恰恰就是如此,固执心最具有杀伤力的莫过于“择善固执”。固执通常给人一种难以沟通的感觉,而择善固执更是如此。择善固执的意思就是说要选择好的,然后再去固执。此时所谓的固执,已不再是人们惯有思维里贬义性的死钻牛角尖。因为它固执的是“善”,所谓“善”就是好的、适合的、正确的,这个词真正的重心在于“择”,因为一个人择“善“再去固执,可能的结果就是锦绣大道,而择“恶”去固执。固执于固执本身,不还是固执其中。何谓善?何谓恶?你又如何分辨善恶?

u2915899981993724111fm26gp0 1 - 交易中的固执心有几层?

在交易中,最常见的妄心,就是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就是博采众长。人们对自己的综合能力,择善而为的能力,莫名地自信。所谓博采众长,不是宗师,也是大家的存在,普通如你我,岂可轻言自己有如此万中无一的旷世之才。为何不断强调,一个新人一开始不要去博采众长,把自己装扮成万花筒,沉下心来,给自己一段过程,画好纯色,再去斑斓其艺。不树立一个清晰的参考标准,如何辨真假好坏?而参考标准的修正,更是离不开强大的底蕴和内省能力,否则,不就如文首提到的台词般:无论事情多么荒谬,固执心都会保护已构建的观念。

面对固执心,当谨记:色即是空,空亦是空,否则也不过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更深更大的坑,也更难跳出来。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市场交易的真谛是什么?

市场交易真谛是什么?这个翻译一下,就是在市场交易中赚钱的真谛是什么?既然有指引你在市场交易中赚钱的真谛,从赚钱的角度,什么钱不是赚,又何必通过其它方式去赚钱。依此逻辑,只要你获得了任何方式赚钱的真谛,也就获得了赚钱的真谛,进而本问题可以再简化为赚钱的真谛是什么?而这除了成功学的那些语录心得、心灵鸡汤,谁能回答你?至于在交易中你不为赚钱而来,自然就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列。

u39553224102638658543fm26gp0 - 市场交易的真谛是什么?

真谛一词出自佛经,泛指最真实的意义或道理,又称为“第一义谛”,与俗谛合称为“二谛”。如谓世间法为俗谛 ,出世间法为真谛,故而从俗谛来看是有,从真谛来看是空。赚钱的真谛是什么?你问巴菲特、比尔盖茨、李嘉诚、马云……如果他们知道,能否保证他们的后代永世站在财富之巅?各行各业,历史上可曾有这样的家族,今后会不会有?如果有这样赚钱的真谛,会不会像屠龙宝刀、武林秘籍般,为世人不择手段争相抢夺?贩毒、抢劫、偷窃、诈骗、造假、贪污、腐败之类有性命之虞的行当,为之者尚且不少;古今中外,无论文明之高低,诱人的帝位,引发的杀戮何止千万,何止千年;不说那九阴九阳,就是挥刀自宫,方可大成的葵花宝典,不也有人趋之若鹜……有富可敌国的秘籍,怎会无人舍命相争,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u3811325585313709188fm26gp0 - 市场交易的真谛是什么?

如果人人习得此赚钱之真谛,真谛是否还能有效?是否存在人人可得的赚钱之真谛?这两者是否可以兼得?如果不可兼得,则真谛如若存在,必然只属于少数人,此即有,俗者不可得,得之亦无用,此即无。如果真谛普遍有效,则必天下相争,唯强之极者得之,方可暂守,然亦不可长驻,其实乃天下之祸,而非苍生之福。如若真谛得而不露,得而不用,用而大藏,隐其锋芒,得之何用?

正因为无永恒之秘法,普遍之秘法,故而无永恒之人,永恒之事,此即无。然而,虽无永恒普遍之法,无永恒普遍之人事,大成之人之事永恒普遍存在,不是你就是我,不是我就是他,不是昨日之你我他,就是今日或来日之你我他,此即有。以无限为有限,以无法为有法,具体的情景下、具体的对象,即有具体的法门,你之法,非我之法,今日之法,非昨日之法……。正因为是具体的,说有法,即是无法,说真谛,即是无真谛,只是名为真谛罢了,是一种一说就错的存在,不可说。正所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正因为如此这般的逻辑,就算有市场交易的真谛,又岂能告诉你?告诉了你,又能明白什么呢,于你又有何用?智者意会潜行;痴者指摘大笑。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大盘指数2小时走势的修复方式

3月收官之战,大盘指数有如湘畔久违的太阳,终于冲破厚雨凝云,闪耀大江。我们在《方大集团深跌必V反|缓慢有高潮》中阐述过,上证指数朝着2小时走势的方式去发展了,并且可以根据7分钟走势节奏去跟踪操作。实际上3月26日的时候,就在教学群,盘中提示:大盘这样力度的下跌是不够的(不能创新低),依旧看好。

TIM图片20190329192757 1024x370 - 大盘指数2小时走势的修复方式

在大盘指数跌穿30分钟55周期SMA均线,而又在约7分钟的节奏上反穿越30分钟55周期SMA均线,这就意味着走势拓展了。我们此前在相关均线的用法博文中阐述过,一段既定延续的趋势,均线的修复方式分为主动和被动两种。主动修复,即价格主动回归55周期SMA均线;被动修复,即价格在高位盘整,将55周期SMA均线等过来。无论是主动修复,还是被动修复,一旦均线修复完毕,新的行情即可开启。那么,上证指数目前这个2小时的下跌段,按照《难论》的标准,显然不是本级别的段。

那我们该如何操作呢?这里有两个方面的节奏:此前,我们说是减仓,显然在这个操作过程,你的底仓还在,这就比较好处理了,无非加加减减。而如果你的底仓已经不在了,那当下就按照相邻原则,按照急速行情的处理规则去处理。实际上从2小时走势上,目前的下跌或者上涨都是以沿着或远离5周期SMA均线发展的,也就是在本级别来看都是急速行情。如此自然可以按照计算行情的处理标准去操作。实际上当下的大盘指数,你遵循了急速行情的处理标准,在2小时走势周期上,也就遵循了完成中操作未完成,未完成中把握完成的操作规则。这样自然会在将来行情回归2小时55周期SMA均线的时候,把大的节奏给找回来。

TIM图片20190329192627 1024x481 - 大盘指数2小时走势的修复方式

当然这里说的节奏都是大盘指数的节奏,大家还是根据个股与大盘的波动关系,具体情况具体对待。需要强调的是,大盘指数这段行情,还是在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板块的节奏带领下起来的,也是在他们的节奏下在续命前行。今日有12个板块互动上涨超过大盘指数(深成指数,上证指数17个),这些都是建立在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板块托底拔高的基础上。故而,务必定睛它们的一举一动,只要它们还在趋势范围,其它票种的轮动表现,就依然还会继续,不要怕跌,按标准,大胆接回来就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正写《道德经》之五十

道德经第五十一章原文如下: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u1189656660303840572fm26gp0 - 正写《道德经》之五十

本章有一处显而易见,却很容易被大部分朋友忽略的逻辑矛盾。文首说: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为何不是万物莫不尊物而贵势呢?道、德、物、势这四者之间一定存在区别,才会有这样的侧重。文章说道之尊,德之贵,是因为它们常驻自然之性,那物或势就不具备这样的特点吗?还是物、势与道、德实际上是两回事?

庄子·外篇·天地中有这样的论述: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物成生理谓之形。势者,如作姿态模样解。从这个角度来说,物和势本身已经是道、德幻化之果,物或势本身自然无法做到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因为已是本身,不有而有,不为而为,不宰而宰。道和德都是不可见,亦不可说的存在,而物、势都是可见亦可说的存在,也正因为物、势的存在,万物才幻化出来,否则就是一种有一而未形的存在。而一旦有了物、势,则有了分别,有了分别,就难以大顺,就如佛言分别心之破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方得上等正觉心。故而唯有复归于一,归于未形之状,才能恒自然之道,才有尊、贵之本。物、势正是破一、有形的存在,从而失去了尊、贵之本。

而后半句: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故一字,点出的是对“常自然”的阐述,即何种状态才称得上自然之道、道之恒。在庄子·外篇·天地中,亦认为同乎大顺(自然),是谓玄德,这和本章阐述的自然之道,并无二致。

故而道德经第五十一章要被正写的是道、德、物、势之间在恒自然之性上的区别,不能说清这种区别,从上下文逻辑上,就难以自圆其说,甚至自说自唱。而说不清这四者之间的区别,也很难真正理解道、德之大顺玄德。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长线、中线、短线的操作定义是什么?

长线钓大鱼的俗语,常常被用来形容做事从长远打算,虽然不能立刻收效,但将来能得到更大的好处。可是很少有人想过,为何放长线才能钓到大鱼?为何放长线难以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实际上鲸鱼搁浅的事情也并不少见,出海无鱼的日子也时常存在,事情也许并没有印象中的那么简单。

timg - 长线、中线、短线的操作定义是什么?

浅水之处,无需长线,也容不下大鱼。鲸鱼搁浅那不是常态,也不是它自愿或好此道,实乃阴差阳错,情非得已。放长线,那是因为大鱼在水阔渊深处,线不长,不足以至其远、至其深。可是为何短期无法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呢?当明白,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的道理,大鱼在食物链上,不可能如小鱼那般数量级的存在。所以,大鱼不容易钓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就是放长线钓大鱼背后对时空的要求。

从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上,我们需要明白,钓大鱼,要到有大鱼的地方去,并不是说,水浅的地方不会有大鱼,但那终究不是常态。也不是说水阔海深处没有小鱼,只是水浅处就有,无需花长线的代价,同样你在水浅处,花了长线以上的代价,也很难钓着大鱼。放长线钓大鱼,是一种付出与收获的概率平衡。

u3934877342509439755fm26gp0 - 长线、中线、短线的操作定义是什么?

在交易中,长线、中线、短线之别,归根结底都不会离开付出与收获的平衡,离开付出与收获,抽象地论长中短线,并无多大的意义。放长线钓大鱼,我们可以看到空间及时间成本都要较短线大,但其潜在的收益也往往大过短线。反之,短线无需花费长线般的空间及时间代价,就可以获得比较稳定的收益。何意?虽然短线,不会像长线那般要么不来,要么就来一口大的,却容易每天多少见到收益。细思而来,每天累加起来的付出也不少。想那在一亩三分地上日夜辛劳的农民,饿是饿不死,却总是挖不出一个帝国,你说他累不累,累是自然的,可风险却相对不大。长线,最大的收益是源自机会,以及为机会而付出的冒险成本,因为你历尽千辛,付出万千,却完全可能颗粒无收。

故而,长线、中线、短线,是我们对付出及收益在时空上的概率平衡。长线,中线,短线,就如放长线钓大鱼般,我们确定或追求的利润空间,应该大概率上在对应的时空上存在,而不是错位存在。也就是说,为了1%的盈利,去放个长线,通常是划不来的。而用1%的仓位,去放个长线,就算利润空间很大,又能大到哪里去?故而长中短线,对应的是我们的付出及利润波动空间上的概率表现。就算我们在浅水处逮着大鱼,或者一到深海就见着大鱼或逮的尽是小鱼,也不能就此否定长中短线的概率存在,不能把小概率事件当常态。

u20988276341010295667fm26gp0 - 长线、中线、短线的操作定义是什么?

问题的关键,你是否在操作的当下,清楚地明白你追求的利润空间在长中短线上的概率存在及你能付出的时空成本。你能否在短线钓着大鱼的时候,会只取小口,或者长线一介入就发展出超级利润,却固执死板地硬是不取或不相信。不要那么迂腐,小概率事件发生了,那就是发生了,你得学会转换,而不是一根筋。你得有在短线的节奏中切换到长线的准备,也要有在长线的节奏中,切回短线的操作。就如《难论》阐述的在完成中操作未完成,在未完成中操作完成的操作规则及急速行情的处理节奏一般,大小节奏在动态的当下动态把握,而不是一旦设定,就不可更改,只是设定需清楚无误,更改也应明晰可鉴。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皇庭国际实为因跌得福

万宝之争的戏码早已落下帷幕,可故事并不会就此写完。华尔街名言:阳光下没有新鲜事,皇庭国际不也是这样起来的么。关于皇庭国际此前的深度大跌,有不少朋友归结到其实际控制人郑康豪因个人原因引发的公诉机关调查。更有朋友统计了皇庭国际上市10来持续的糟糕业绩表现,以此来解释当前的股价波动,并皇庭国际未来一片黯然。

u20477421653665389189fm26gp0 - 皇庭国际实为因跌得福

这是两个看似不相关,却实则矛盾的解释。如果业绩能代表皇庭国际的股价波动,那就是一种选择性解释或者避重就轻。可知也就此段时间才是深度下跌,过往10来年,虽然业绩屡屡受挫,股价可是节节攀升,同样的原因或方法,总不能错10次对1次,就拿出来说事,那和中奖彩民口中的精确计算有何区别呢?而从郑康豪因个人原因被调查这个因素来看,是否假定此前的股价是合理的,只是因为实际控制人的调查风波,让市场恐慌性出错,打压了本不该打压的股价。那么当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就该重回正常才是!依此逻辑,这样的深度下跌,不刚好是深度藏货的好时机么。如果不该跌,只因为跌了,就变成该跌了。那和看着不好说不好,看着好说好,有何区别?这不还是追涨杀跌的节奏。

大家一眼看着都觉得好的东西,竟然还有得买,甚至可以大量买到;反之,显而易见的坏东西,却没有人卖,甚至很少有人卖。而这样奇怪的事情发生时,却很少有人会觉得奇怪,这难道不令人惊奇吗。所以说,交易整体上是一场智力虐杀游戏,一点都不假,这不是高智商对高智商,而是高智商对低智商,不如此,称不上虐杀。

TIM图片20190328081841 - 皇庭国际实为因跌得福

上面这段文字所表达的思想,在皇庭国际000056的走势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也是本文主要表达的,内在的分析就不过多地阐述了。这里简单说下当下的操作。目前大抵由两个介入的节奏。这两个操作节奏都以上段文字为背景基础。当下,我们可以在60分钟图上现价介入,止损点,就以前方高点6.80所对应的55周期SMA均线价位为参考。当然,我们也可以在去操作一个日线的背驰或次低点,这里更加倾向于是次低点的形式。而如果是如此,那我们在60分钟上的介入节奏,就可以分仓的形式,在日线操作节点没有破坏的情况下,就不要止损,而是在日线节奏来临的时候,加仓介入,当然前提是60分钟节奏没有成功。TIM图片20190328081930 - 皇庭国际实为因跌得福

操作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都是常规的操作,而是理解上段文字的逻辑,让自己对制定的操作策略有点信心,而不至于迷失。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