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十四

道德经第十四章原文及通行译文如下:

文章一开始,就描述一中状态,一种看不见、听不见、摸不着的一种状态,这三种状态都是难以说清楚的一种状态,继而当作一回事情来讨论,很多人将这个一解释为道,这里无论如何在字面上是看不出这个意思的,但三与一的连贯阐述确是客观存在的语境。也就是说只是一种归纳,文章将这一系列的状态都归为一种类型。

并在特征上,进一步这些我们无法直接感知和捉摸的实物的具体特征是怎么样的:其上不徼,其下不昧,在特征上,就是告诉我们,其不存在明确的边界,而绳绳兮,在古意上其实是有测量的意思的,也就是测来测去或者衡量来衡量去,都无法说出个究竟,这样形式上就跟不存在一样了,因为感知不到,又说不明白!

然后,文章紧跟着,就对这种状态进行了描述:无状之状,无像之物,并以恍惚形容。这种状和物,其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尾,都表现都是一个特征,就是无法规定,不存在边界限定,那我们如何才能去认识这种状态呢。这就马上引出了一种方法: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如果知古始,自然就解决了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尾的问题。

那这到底又是一种怎么样的方法呢?这里的关键是“执古之道,与能知古始。这两个”古”字,到底有什么不同还是相同?我们还是采取之前的字面意思上来解剖这个问题。我们先再来问一个平常的问题,就如上文通行翻译说的一样,早已存在的道,那么我们凭什么就能说能指导今日之事呢,显然,如果是错误的东西,自然是不能有效地发挥这种指导作用的。有了这一层的认识,我们于这个古道,就需要有很大的权威性和说服性,那么这个古就不能只是单纯的早已存在,而是对这个早已存在有更为具体的说明。

这里的古因为天之意思。天为古——《周书·周祝》曰若稽古——《书·尧典》其于中古乎——《易·系辞传》。又如:古帝(指天帝);古后(先王,前代帝王),这样执古之道,就可以理解为执天道,用那些与天地同的道来驾驭眼前之事,就能知天之始!天,是无始无终的,但是按照这样的处理,就能知始终。这样,我们才能对赋予这个”古“有符合逻辑的含义。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