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泛里的极端,一种无中生有的难度

甲乙者:有人说学习是最好的投资,也有人说学习是风险最大的投资,你认同哪种呢?难者:通常以“最”开头的,就很难正确了。甲乙者:可以这样理解,只是这样容易陷入虚无主义。难者:容易陷入的,就很难说有多么与众不同。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总有人在这样理解的同时还不容易陷入虚无。什么是事实?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甲乙者:可是个人财富不还是会随着全人类财富的增长而被动增长么?

难者:没有比较,何来高低?从来都不存在大家都有钱的有钱,都是强者的强者。甲乙者:时间是有坐标的,社会是曲折进步的。难者:不管是什么坐标,也不管是何种曲折,都不会存在都是强者的强者社会,矛盾对立统一永恒成立。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就如四个人打牌不可能大家都赢钱,就如人类财富的整体增长,一定是以对自然的摄取为前提。有无相生,难易相形,高下相倾……永恒如此。

最好或最坏,总要有一个比较的前提和范围,确定了前提和范围,“最”字就有了归宿。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第一总是某个前提和范围内的第一,也就很难有什么歧义。难度就在于此,人们总是习惯把自己经验的世界,认为的世界,当成这个世界的全部及本来。正因为如此,以“最”之名的人们,很容易在死胡同里走极端。

而一个事物不是最好就是最坏,其实根本都不需要认同,一切都会在泾渭分明中清晰呈现,人们会很本能地做出选择,比如生死之事。抛开学习本身不论,什么投资风险才能称之为最大的风险?什么投资收益又才能称之为最好的投资?明确了这两者,也就自然不难界定投资学习的属性。而什么又是投资学习?望子成龙是投资,知书达礼也是投资;读万卷书是投资,走万里路也是投资;能说会道是投资,能歌善舞也是投资……它们是一样最好,还是一样最坏?是否最坏的学习投资也能最好,是否最好的学习投资也是最坏?

在不是最好就是最坏中非此即彼的人们,就很容易在泛泛之中走极端。就如某种食物有害,就一点都不能吃,就什么情况都不能吃。就如什么东西是营养的,就要多吃,就怎么都可以吃……想想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人和事是不是很熟悉,想想自己是不是也会如此?简单来说,泛泛而模糊的非此即彼,往往会生硬地造出一些根本就不存在的问题,是问题难度的一种典型表现形式。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