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缠中说禅在08年抄底抄在半山腰?

甲乙者:2008年3月18日,缠师提示可以抄底,长期资金可以逢低沉淀。2008年8月19日,缠师说有短线机会。从短期走势看, 两次提示后,都出现一定程度上涨,但长期看,反弹幅度都不算大,而且没有抄在最低点。利弗莫尔主张在大趋势中不要做短差,缠师主张做短差,谁才是对的呢?缠师之谓,可见甲乙者虽有些疑惑,终究还是一枚缠徒。

抄底操作跟是否能抄到底,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缠论没有必然能抄到底的能力,使用缠论的缠中说禅自然也不会有。利弗莫尔主张在大的趋势中不做短差,自然是他的操作不适应这种情境下的短差。同样,缠中说禅主张短差,自然有适合这种情境下的操作。关键就在于抄底的操作,跟是否能抄到底,并不是一回事。利弗莫尔的操作中缺乏严谨的风控程序,否则他又怎么会大起大落呢?什么是大起?自然是杠杆+重仓+趋势。什么是大落?自然也是杠杆+重仓+逆势。

利弗莫尔主张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最终大落了。缠中说禅主张了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还是有惊无险。一切都是有条件的,一切都是有前提的,违此则盈亏同源。一个交易者衡量一个原则或指引的适用性,跟它们的提出者是如利弗莫尔、缠中说禅之类的市场传奇,没有什么关系,而只跟条件和前提的许可有关系。

一个交易者关于适用的前提,如果还是以本本为本本,以教条为教条,以权威为权威,是尽信书不如无书。一切都是有条件的,一切都是有前提的,就如抄底之于抄底,趋势之于趋势,短差之于短差……它们在不同的体系下,完全可能有不同的定义及其操作,而又怎么能泛泛地认为它们说的是一回事呢?就如缠中说禅以中枢定义趋势,利弗莫尔却从未如此……

不明所以的人们,本能地会将一些泛泛的词汇及其想当然的意思,等同于一个特定体系语境下的意思。这种本能地等同,常会表现为一看就懂,一懂就会。毕竟泛泛的词意,谁不懂,谁不会呢?故而难者常言,轻易说懂了,就很难再懂了,轻易说会了,就再也不会了。标准作为难论操作规则之一,就是要在统一中避免或降低这种差异性对操作的影响。日常生活中,大部分的争执及不理解,不就是因为标准的不统一造成的么?

来源:攀缠锋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