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论者的清醒

某甲乙者在难论互动群里问,某期货行情的大趋势该如何判断。问题难者自然是看到了,只是不想回答,于是就当没看见。其实大部分学生一般也不会去回答这样的问题,原因在难者博客及日常教学中已经说得足够多了。简单来说,难论者根本不在趋势及因果视角之中,又如何跟一个趋势及因果视角的操作者去对话呢?

有热心的学生稍微点了下这个问题,可之后的对话氛围就有些不和谐了。也许是甲乙者一些质疑难者的话,让一些学生感觉不舒服了。难者很是能理解学生们这份维护的心,可学生们该明白,师父又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呢?更重要的是,一个难论者不能被他人随意给带节奏了,始终要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难者不希望一个群变成一个吵吵闹闹的地方,更不希望日常生活中大家变成这样的人。问者有问的自由,答者有答的自由。问者得到了一个回答,回答的好坏对错,就留给自己去处理。答者给了一个回答,问者是否接受和认同,那也要让他自己去处理。问者和答者,在问答的道路上往前多走一步,事情就远离了问答的初衷。

日常生活中,问和答的整体地位往往是不对等的,如果答者在问者心里是平等的,甚至还低于问者。是信不足,有不信,是希言自然,当悠兮贵言。故而难者几乎不会去回答交流者的问题,而只愿给请教者解惑。交流者有交流者的为人处事态度,请教者有请教者的做人做事方式,它们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也没有人一开始就是今天的样子,看到别人现在的无明,想想曾经的自己,就自然会多一些包容,就会用发展的眼睛看事情。让对方保持他错误的样子,按照本有的机缘去成长,揠苗助长不可取,好为人师不可为。古语有云: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每个人的机缘是不一样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缘,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当然甲乙者的问题,也很典型,电影《寒战》中梁家辉有段台词:每一个机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不管是明是暗,第一步学会它。不过好多人,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就已经死了。知道为何?自以为是。第二步,就是在这个游戏里面把线头找出来,学会如何不去犯规,懂得如何在线球里面玩,这样才能勉强保住性命。甲乙者的问题,是竟然看不到这是一个难论互动群。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