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涨杀跌的难度在哪里?

在前一篇博文《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美股濒临熊市了》中有阐述,难者在道琼斯指数上的追空操作,主要是想看看它到底能否跌穿30000点。其实在比特币上,难者也有同样的心思,即想看看它能否跌穿20000点。于一个大的整数位或市场心理价位,很少有刚刚好的情况,通常都在或多或少之间。故而这并不是一个很难把握的操作,无非一个假设和验证罢了。

此前在《比特币级别逐步放大的追跌操作》和《世界不安静,操作当安静》中,有相续阐述过难者比特币上的大空单(见上图)。这个单子最终在20000点附近一个30分钟的反弹里出局了,类似于道琼斯指数上的空单操作。同样巧合的是,比特币的追空操作也可以利用一个30分钟反弹的难论第三卖点介入(见下图),具体操作逻辑可参见《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美股濒临熊市了》。

这个操作于一个难论者而言,是一个可见可得的操作,并没有多少技巧性可言。可这样一个没多少技巧性可言的操作,此时又有多少人还敢真正追空呢?简单来说,在这个位置,很多人是空也不敢做,多也不敢做。于难者而言,前一个大空单的操作,已经可以使操作从“艺高人胆大”过渡到“胆大艺更高”。这是一种源于现实的莫大心理优势,不是想想就能获得的。难者常跟学生们说:张家界的飞云渡,桥、玻璃、脚都没有问题,可就是有些人不以其意志为转移地走不过去。

曾经难者还在公司,就做过这样的对比:彼时操盘团队中除难者外,其他男操盘手烟瘾都比较大,为了照顾其中的三个女操盘手,难者就把她们安排在了自己办公室。当时的草甘膦期货已经连续跌很多天了,早就跌穿了所谓的生产成本,团队中普遍弥漫着“看不懂”的情绪。一次又逢草甘膦行情大跌,难者就强令这三个女操盘手不断追空,并承诺这是我的指令,如果亏了,不会算在她们的考核指标里。她们一开始也是不太情愿,随着怎么追怎么对,也就慢慢放开了。收盘之后,回到交易大厅,才知道一帮大老爷们就这么干看着草甘膦跌了一个下午……

什么是看不懂和不敢操作?心中有因果,心中有输赢。什么是慢慢放开了?难者承受了一切的因果和输赢,是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其实难者刚开始学习交易时,就是公司里唯一能够真正持有住大单的人。为何?没有输赢心,学习者嘛,就想看看一个体系到底能有怎样的表现。故而难者常跟学生们强调:务必把学习的操作跟赚钱的操作区分开来,也一定要意识到学习的过程性及其客观性。一上来,就谈输赢,哪是一个学习者该有的心态?一上来,就论因果,那还要练习做什么?

“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的操作原则,是一个难论者勘破“因果心,输赢心”之要义所在。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