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仓之下是基本功不足,是自我之妄,是无明劫

难论教程心理篇引言: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成长,自己心中完全知道自己如何能够盈利,并且总能较长时间保持盈利,然后日渐一日放松对自己的约束,或者随着盈利的持续增长过度膨胀让自己变得更加激进,最后违背自己的策略,经历不应该的亏损,而亏损后的沮丧,进而引发更加不合理的违背策略的行为,最终造成自己不得不强制冷静下来的重大亏损。然后经过调整,一段时间后,又带着高度的自律,强大的自信回到战场,再次持续一段长时间的稳定盈利……直到下次沮丧。

这是什么样的水平?半高手。有学生连续盈利约150天之后,这两天短暂地操作改变,一次操作就爆仓了,于是来找难者,故而这是不愿意的亏损。简单来说,这个学生已经临近半高手的水平。为什么是临近呢?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能够维持此前的操作,为什么能够持续盈利这么久,也不是很明白当下的操作为什么会突然就爆仓了。为什么说学生的操作还处于不完全状态呢?有可能亏的,就是可以亏的,盈亏如果同源了,问题自然是盈利的时候就存在了。

一次性仓位放大10倍,是完全可以的,只是他运气不好,刚好选择了黄金。黄金的日内波动太大了,故而也就成吨地放大了激进加仓的风险。一个操作如果不想爆仓,那就一定不会,就如不想止大损,就一定不会,这是一个小学水平的计算题。不同品种的波动特性不同,合约属性也不一样,同样的操作,所面临的风险也并不一样。在一定范围内,也许看不出这种差异,然只要仓位稍微放大点,这种一定范围不大的差异,就会瞬间变得巨大无比。

有些操作是一枪致命,这样的操作就算99%的胜率,游戏也总会结束。有些操作就像小感冒,虽然时不时会发生,但总能无惊无险地度过。比如难者操作的平台,白银的合约换算之下是黄金的五倍,也就是同样是1手,波动同样的价差,白银盈亏都会是黄金的五倍。也许黄金上的操作没问题,放大10倍仓位去操作白银,就相当于放大了50倍的仓位。这样平时一个很小的止损,就会瞬间变得无法承受。

于波动而言也一样,比如欧元、日元之类它们一天的常规波动,也就四五十个点。而黄金日内的常规波动,随便就是一两百点,这对欧元、日元来说就是超级大行情了。什么是超级大行情?通常不会发生。如果是这样,这个学生没计算好的止损,一般也伤不到他。简单来说,这个学生缺乏对品种特性及游戏规则真真切切的了解及理解。平时感觉之下的无伤大雅其实是一种无明,就如难者常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人赚不知道怎么赚的,亏不知道怎么亏的,那终究会是盈亏同源。

何意?如果这个学生是不知道而为之,那是无明,亏得理所当然,只不过好运眷顾时间的长短罢了。操作最大的风险,就是风险来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风险的存在。如果这个学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执念,是心魔未尽,终是幻境成空。古语有云:自矜者,不长。很多东西如果没有达到本能水平,就很难保持自始至终的稳定性。

就难者而言,盈利时间越长,积累的利润越多,对爆仓或大亏的操作就会越发警觉。长时间的盈利,一朝回到解放前,这对一个操作者的打击,无论现实或是心理层面,都是巨大的。古语有云:不入死地,故不死。控制风险,控制情绪,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需要去控制。对后果强烈而深刻的情绪情感体验,会自然地激发出操作者的警觉。

对盘面的认知是基础,对自己的认知也是基础,这都需要实实在在的修为。日复一日地操作,却没有对市场和自己更加深刻的理解,更没有一颗越发去理解的心,水平就会停滞不前,隐含的错误就会越发本能,就会在风险来临的时候,不明不白,不管不顾。故而难者常言:轻易说懂了,就再也不会懂了,危矣。故而亏的时候如果各种理由,一定是因为赚的时候天经地义了。

跳出来看,这个学生根本性的错误,还是在于以自我为中心。拜入师门,却常习惯性地回归于“埋头学习,埋头操作”,终究还是在靠自己。难者常说:人有两种能力,一种是自己独立情况下解决问题的能力;一种是在他人帮助之下解决问题的能力。任何行业之于少数优胜者,有几人可以在自学、自创之下达成呢?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于大部分人而言,就如选择自学、自创去清华北大一般,一旦选择了自学、自创,怎么学,学什么,怎么创,创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那是一开始就败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