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十七)–俄罗斯的天寒地冻

大量血与泪的教训告诉那些觊觎俄罗斯广袤大地的雄主们:一定要多带几套保暖的内衣和手套。一次又一次,那些梦想征服俄罗斯的人们发现,如果俄罗斯的武器不足以杀死他们,恶劣的天气却常能办到。最先被俄罗斯漫长冬天拖垮的是,年轻的瑞士国王查理十二世,其后又有法国的拿破仑和德国的希特勒……

18世纪初,在小冰期煎熬中的整个欧洲,冬天都不适合户外露营,威尼斯的运河会全部结冰,巴黎的法庭会因严寒而关闭……此时入侵俄罗斯大北方,等待查理十二世军队的将会是什么,可想而知。大北方之战爆发于1700年,彼得狂妄地对瑞典宣战,欲图把瑞典赶出波罗的海。瑞典那时的势力范围包括如今的瑞典、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及俄罗斯的一部分(如圣彼得堡)。

俄罗斯一词本身指8世纪来到基辅(今乌克兰首府)的红发维京人,此后纳维亚人和斯拉夫人混居并融合为一个俄罗斯群体。大北方之战前,俄罗斯军队在历史上负多胜少,蒙古及其它一些民族都曾奴驭过俄罗斯。此时还很难看出俄罗斯战斗民族的历史底蕴,很难想象它们可以拿什么去抗衡强大的瑞典。

最初的俄军行进非常不顺,缺少彼得的俄军在纳尔瓦,甚至被远少于自己的瑞典军队痛击。这让查理十二世有些没把俄罗斯的威胁放在心上,纳瓦尔之战后整整8年,瑞典军队先后入侵丹麦、波兰、立陶宛及萨克森,才最终把目光重新投向俄罗斯。彼得正是利用了这个绝佳的喘息机会积极准备,还建立了圣彼得堡。尽管如此,最初的瑞典军队依旧势不可挡,查理十二世计划从霍洛维茨恩一直打到莫斯科。

彼得采取了一种让瑞典军队大感意外的战术:撤退途中烧毁一切的房屋、庄稼及工具……这使得瑞典军队一路上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寒冬预期而至,瑞典军队不得不改变进军路线,向南乌克兰进攻以找寻粮草补给。只是他们晚到了两个月,虽然瑞典人对寒冷并不陌生,但最强的士兵也无法与恶劣的自然条件长期对抗,他们蜷缩在被烧得所剩不多的窝棚里跟俄罗斯军队作战。

一次行军往往就会有2000多名士兵因寒冷和疲惫倒下,活下来的也痛苦不堪,手脚不听使唤,一直冻到掌丘。甚至有士兵在烤火时,因迅速升温的血液激入静脉而死亡。漫长的冬天不断折磨着查理十二世的军队,到春天到来的时候,4.1万的军队只剩下2万,其中还有三分之一处于伤残状态。正是这样一只伤残疲惫之师,却还计划在波尔塔瓦要主动攻击以逸待劳的4万彼得军团。结果可想而知,除了查理及少数心腹逃去了土耳其,瑞典军团全军覆没。

虽然这次战役并不是大北方之战的最后一战,瑞俄之战12年后才结束,但它是系列战役的重要转折。彼得乘势在波罗的海建立了强大的海军,并最终依靠它降服了瑞典。随着瑞典的衰落,波罗的海唯一可以阻挡俄罗斯日益强大的力量,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波尔塔瓦战役对整个世界格局都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它推翻和建立了两个帝国。

人们应该总结此战中俄罗斯不容忽视的气候及地理因素,显然后来者们并没有吸取这个教训。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